782ji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美食從和麪開始-第1560章 魚類脫骨技術鑒賞-c16xo

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美食从和面开始
给鲤鱼脱骨?
徐拙还真会一点点,因为上次老爷子去京城时候,季文轩弄了一大桌子菜,里面有一道油爆鱼芹的菜品,是需要整鱼脱骨的。
老爷子借着这道菜,和于培庸一块儿感慨了整鱼脱骨的难度,然后自己因为聆听两人的讨论,获得了整鱼脱骨的技能。
不过这个技能到手后,徐拙一直没有用过,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这一茬。
给鱼类脱骨,最难的就是整鱼脱骨了,因为要保持鱼的外型不变,还要鱼体内的鱼刺骨头全都去掉,难度挺高的。
倒是郭树英说的这个给鲤鱼脱骨,难度小了很多。
具体的做法就是把鲤鱼正常开剖,去掉内脏后再顺着已经划开的鱼肚子,把里面的鱼刺和鱼骨头给剔出来。
相对于整鱼脱骨,这个有鱼肚子上的大口子可以利用,比从鱼鳃的部位出骨强多了。
但这会儿郭树英突然说起这个,徐拙自然不会直接表明自己会了,而是故作犹豫的说道:“看我爷爷做过,我自己还没试过,因为怕出错了被人笑话。”
他这么一说,郭树英便乐了:“学手艺,怕人笑话怎么能成呢,这两天我也没啥事儿,你要想学的话,我可以教教你。”
光学这么吗?
徐拙有点失望,还以为会有什么牛逼的菜品呢。
他已经掌握了给鱼类脱骨的技能,一学就会,所以没啥期待感。
要是可以的话,徐拙倒是想学一下红烧臭鳜鱼。
他早就会腌臭鳜鱼了,但是腌好之后怎么红烧怎么做,还有点摸不清,所以趁着这会儿学一下,倒是挺不错的。
郭树英见徐拙一直不说话,便好奇的问道:“怎么,不想学这个?”
徐拙笑着说道:“我觉得脱骨没啥难的,倒是红烧臭鳜鱼难度挺高,我试过好几次都没做好。”
郭树英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好家伙,这是要学徽菜的看家菜啊。
不过这样挺好的,大家都在抢着教徐拙做菜,自己自然也得教点什么才行。
不然以后凑在一起聊起这话题,多没面子啊。
想到这里,郭树英说道:“这样吧小拙,明天上午我教你给鱼脱骨,你要是能做到的话,下午就教你臭鳜鱼。
你要是做不好,那臭鳜鱼就只能延后了,因为后天举行完订婚宴之后,我们就得回去了,上海新店还在筹备,离不开人。”
郭树英原本就是打算教徐拙给鱼脱骨的,所以在教红烧臭鳜鱼之前,得把这个教会才行。
徐拙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给鱼骨头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说不定明天上午就能学红烧臭鳜鱼了。
嗯,等会儿让赵光明给后厨交代一声,提前在市场上买一些腌好的臭鳜鱼,省得到时候因为没有食材而导致学不到这道菜。
尽管现在潜心好学的技能还在冷却中,但徐拙却不怕学不到。
因为明天拉上赵金马冯卫国等人一块儿做就行了,只要他们一讨论,就会触发触类旁通的技能,然后自己就能白得这么一道名菜。
完美!
原本徐拙打算明天回京城的,但赵光明这一订婚,不行程给耽误了。
所以徐拙觉得,得想办法找补一些回来。
最不济的,也得学到菜不是。
没想到郭树英主动问起这事儿,那没得说,肯定得想办法往红烧臭鳜鱼上面扯,毕竟这是徽州名菜嘛,而且味道确实很好吃。
没吃过臭鳜鱼的人,或许都会被那个臭字所迷惑。
其实臭鳜鱼吃起来真挺不错的,虽然闻起来似乎有点臭,但是吃进嘴里之后就能感受到鱼肉的那极致鲜美。
特别是蒜瓣状白生生的肉块,简直让人一眼沉沦。
徐拙觊觎这道菜已经很久了,虽然这道菜跟四方食府的定位有点不符合,但这只是暂时的。
因为就算京城的总店没法上新,以后在南方开的分店,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让顾客们享用了。
毕竟南方人,不管是徽州人还是江南人,亦或是岭南人,都对这道菜青睐有加。
至于新店在哪开,徐拙心里还没谱,不过无外乎就是北上广深这几个一线城市,毕竟四方食府的定位比较高,只有一线城市顾客才能满足这个定位。
因为惦记着明天学红烧臭鳜鱼的事儿,徐拙这会儿也没啥心情吃饭了。
他随便对付几口,便跟隔壁那桌坐着的冯卫国约定明天一块儿钻研臭鳜鱼的事儿。
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
冯卫国这会儿正拿着一盒头孢,大言不惭的跟同桌喝酒的人吹嘘,要不是今天要吃药,非跟这些人对瓶吹不可。
一副自己是酒神你们全都是弟弟的架势。
徐拙也没好意思戳破他的话,毕竟冯卫国就这点爱好了,没必要拆台。
原本徐拙觉得约上冯卫国和赵金马就行了,谁知道第二天他吃过早饭来到赵记私房菜的时候,却遇到了魏君明和徐文海。
这俩人听说今天郭树英要表演做臭鳜鱼,特意过来观摩。
这一方面是对臭鳜鱼这道菜比较好奇,另外就是郭树英还不容易出手一次,他们自然不想错过观摩学习的机会。
特别是徐文海,自从老爷子放手不管之后,他就成了徐家酒楼的大老板。
平时很少有机会去跟同行切磋,厨艺已经停滞不前很久了,甚至因为动手的机会少,厨艺有倒退的趋势。
所以这会儿有观摩老牌国宴主厨动手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花都十二钗 傲无常
徐拙到的时候,郭树英和赵金马刚刚吃过早饭,两人虽然是这次订婚仪式双方的中心人物,但仪式的具体流程,两人却没多管,而是交给了年轻人。
只要热热闹闹的就行,别的没要求。
郭树英这会儿估计还沉浸在孙女终于找到对象的感慨中,所以见到徐拙之后,他笑着问道:“小拙,听说兴旺在京城谈了个对象?
俩人处得咋样?也不知道年前能不能订婚……”
看来解决了孙女的头等大事之后,他把关注点又放在了郭兴旺身上。
嗯,郭兴旺也是郭家孙子辈的老大难,所以现在听说有对象了,郭树英就想赶紧把婚定下来,省得对方哪天迷糊过来再反悔。
对于郭兴旺和窦艺琼的关系,徐拙也说不好。
他笑着说道:“这事儿不好说,您也别太着急了,啥时候兴旺带着他女朋友去了徽州见家长,啥时候你再谈订婚的事儿呗。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会儿说订婚,为时过早。”
郭树英笑笑,知道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便把话题扯到了做菜上面。
“我原本打算上午把给鱼肉脱骨的技巧教给你的,没想到你喊这么多人过来,看来你已经懂得脱骨了,打算上午就学臭鳜鱼是不是?”
徐拙也没否认:“主要是大家对臭鳜鱼都挺好奇的,中原这边做臭鳜鱼的饭店不多,所以都想看看您做臭鳜鱼的步骤。”
郭树英笑了笑说道:“行啊,不过你赵爷爷已经给你准备好鲤鱼了。
要不,趁着这会儿时间还早,你先给我们展示一下脱骨的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