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七百一十六章肩比天子鑒賞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在三公主的倩影消失在回廊之后,屈指弹了弹手里李涛写给自己的书信,目光闪烁着锐利的光芒摇着头呢喃了一声。
“龙生龙,凤生凤,这小子不是一个良善之流啊!搞不好又是一个好似他三叔李云龙之辈!
只是你三叔卧薪尝胆几十年才好不容易抓住机会,想学他,靠你自己还是太嫩了一点。”
柳明志将手里的书信折叠好塞到袖口之中,这才转身朝着前院赶去,吩咐了柳松几句话,柳明志这才朝着府外赶去。
半柱香的功夫左右,柳大少与一袭男儿装的任清蕊接上头,同行朝着城中的街道上赶去。
柳明志不时地瞄上一眼身边的任清蕊,想不到这小丫头虽然涉世未深,可是对于扮演男人还挺有一套。
连胸脯都用裹胸布给束缚住了,要知道当日在蓬莱酒楼的时候自己无意窥春光的时候,可是亲眼目睹的,这丫头年龄不大,胸怀可属实不小。
细微之处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本性,这点比韵儿年轻的时候女扮男装聪明多了。
若非知情之人,还真的容易将这小丫头当成一个油头粉面,弱不禁风的俊俏小郎君。
看着任清蕊在胭脂水粉摊位前流连忘返,频频眷顾老板生意的行径,柳明志无奈的摇摇头。
果然,装的再像一个男人,女人天性还是不会变的。
任由任清蕊在摊位前走走停停,柳明志也不加以阻挠,这丫头或许在府里真的闷坏了吧。
目光漫不经心的在街道上的行人身上不时地打量着,行动稍微有点怪异的人,柳明志都会隐晦的盯着此人的背影审视片刻才收回目光。
两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城中闲逛了起来,期间因为皆未吃午饭的缘故,还坐在一处摊位之上喝起豆腐脑,更甚至因为甜咸之争起了争执。
无奈之下,柳明志觉得自己不该跟一个小丫头争论,拿出了当年女儿柳落月在京城之时新创造的喝法,在甜豆腐脑里加上了葱花,竟然出奇的得到了这丫头的好评。
果然,新邪教总是让人容易陷进去。
“大果果,你慢一点撒,妹儿我受不了咯,太快了,我的腿都酸痛难耐咯!”
柳明志一头黑线的瞅着一脸疲倦之色的任清蕊,这丫头说话的为什么如此的让人浮想联翩。
走个路说的跟洞房花烛夜自己把她怎么了似得。
任清蕊整理了一下自己背上装着胭脂水粉的包袱,锤着自己酸痛难忍的修长双腿,目光可怜兮兮的看着扇着折扇神色无奈的柳大少。
她现在很怀疑,大果果是出来陪她转转,还是自己被大果果抓了壮丁,让自己陪他出来闲逛散心的。
整座城都转了三分之二了,大街小巷每一条都要走上一遍,你就一点都不累的吗?搞什么嘛,这些一刻钟都见不到一个人的民巷到底有什么好转悠的。
逛街之时兴致勃勃的任清蕊,在城西的一处民巷的中途,终于累的实在不想继续走下去了。
“在坚持一会,一会就回府,刚出来的时候不是挺有精神头的吗?”
“再有精神,也挡不住转了一座城吧。一无商铺,二无摊位,这有什么可溜达的啊!”
柳明志笑了笑,目光审视着周围的民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要用心去看,就知道周围处处是美景。走吧,就算不转了也得回府啊!”
任清蕊也顾不上自己身上名贵的锦绣华服,倚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走不动咯,真的走不动咯,休息一哈呗!”
“休息什么休息,你看天色都什么时候了,再不回去晚饭都赶不上了。”
任清蕊抬头望了一眼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消失在高大臣城墙一角,叹息了一声,扶着墙壁强行站了起来,步履蹒跚的朝着前面走去。
“呀,大果果,你干啥子!”
柳明志看着被自己提到背上的任清蕊:“老实点!”
“哦!”
任清蕊看着不想跟自己说话的柳大少,老老实实的趴伏在他背上一动不动,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早都抛到了脑后,实在是太累了。
夕阳尽,夜幕临。
背着任清蕊又转悠了四条街道,柳明志这才准备回府。
而任清蕊也早已经缓过劲来,默默的跟在柳大少身边一同回府。
“大果果,你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啊。”
“没什么,看风景而已,先回去吧!”
“好吧,没有就没有咯。”
任清蕊又不是真的像表面上的那么傻白甜,岂会看不出柳明志有意在寻找什么,只是柳明志不愿说,她也不在继续问。
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啊,必须得看主家的脸色才行。
否则说不准哪天就要过上流落街头的日子了。
故技重施之下,任清蕊又从旁门回到了自己的耳房里。
柳明志告诉她,这几天夜里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过问,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里休息就行。
任清蕊虽然不解,最终开始应承了下来。
原因嘛,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啊。
夜深人静。
略微吃了一点糕点的柳大少,坐在闻人云舒闺房外的凉亭里,乐呵呵的看着对面三公主,闻人云舒二佳人幽怨的目光,提壶给两女倒了一杯茶水。
“嫣儿,舒儿,长夜漫漫,时间尚早,聊聊天在安歇也不迟。”
两女对视一眼,无奈的点点头,捧起茶杯浅尝起来。
总不能直接硬拉着夫君回房云雨一番吧,那样夫君该怎么看待自己二人。
会不会认为自己姐妹来太过…..
柳明志端着一杯茶水细品慢咽,目光一直朝着书房方向的院落张望着。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
朦胧皎洁的月色被一朵云彩遮住,王府的环境顿时阴暗了下来。
城中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皆响起了金戈交击的打斗声,吸引了巡逻武卫的视线跟城中一些武林人士的目光。
不知道什么人敢在禁止动武的城中毫无顾忌的大肆拼杀。
而并肩王府西苑的院墙外,七道身影避过府内外巡逻的亲卫,跟极有耐心的猎人一样寻找着机会,朝着王府的内院缓缓逼近。
不远不近的一段路,七人愣是用了半个时辰才摸进内院的位置。
对于王府中的环境跟布局,七人似乎早已经熟记于心,面独王府中巡逻的卫兵总能找到偏僻隐晦的角落隐藏身,然后默默的蛰伏着一动不动。
知道彻底确定没有任何的危险,七人才继续进行下一步行动。
月上中天,有惊无险之下,七人终于摸到了内院柳明志的书房外。
恶魔微笑 宸启
七人蛰伏在书房外的回廊下一炷香的功夫,见到无人来往这次飘落下来朝着书房的房门摸去。
看着书房上的大铜锁,其中一人从袖口摸出一根铜丝对着铜锁鼓捣了起来。
咔的一声,七个蒙面人眼中带着淡淡的喜意,五人飞速闪身进入了房中,拿着铜锁的黑衣人锁上了房门,再次纵身一跃蛰伏到了回廊之下。
最后一个黑衣人轻声朝着跨院的拱门飘去,最后在拱门两侧的灌木中隐藏了身影。
七人的分工可谓及其的明确,配合的天衣无缝。
进入书房中的五人对视了一眼,纷纷轻轻地吐了口气。
王府的守卫之森严可谓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巡逻卫队的间隙比皇宫禁军的时间还要短上一会。
“统领,虽说有惊无险,可是我怎么觉得进来的有些太过容易了一些。”
“可能被吴统领他们的调虎离山计给吸引了吧,既然进来了,先找印玺再说。”
“是!”
五人急忙分散,在书房中寻觅了起来。
黑暗对他们来说好像一点障碍没有,直接在书房中翻找了起来。
书桌,书架,主位,屏风后软塌五人没有放过任何一处角落。
其中一个人看着从书桌隐秘隔层中找出来却空空如也的印盒,目光有些疑惑。
根据情报,并肩王明明让王妃的贴身丫鬟将王印放回了书房,怎么会没有呢?
我的失忆娘子
难道这一下午并肩王又用王印用作它处了?
若是王印被他贴身携带的话,想要取走王印可就难了。
并肩王府可不比其余州府的那些客栈酒楼之地,虽然比不上皇宫,也是龙潭虎穴之地。
万一惊动了并肩王跟府里的卫兵,还有一些王爷豢养的高手,想要安然离去只怕不是那么容易。
“统领,你看。”
正在盯着印盒出神的黑衣人听到属下有些惊喜的声音,急忙转身朝着说话的属下赶去,其余三人也停止了搜查,聚集了过去。。
看着书架后墙壁上暗格中的那尊方印,黑衣人统领跟其余四人的眼中闪露一抹激动之色。
小心翼翼的捧出暗格里的印玺,五人悄悄地朝着月光明亮的窗户走去。
迎着朦胧的月光,统领举起印玺观察了起来。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肩比天子,德运昌隆。’
看着印玺底部上的八个大字,五人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没错,是蛟龙王印。”
八墓村
然而五人还没来得及高兴,他们方才取出印玺的暗格传出一声不大不小的咔嚓声,虽然不大,在寂静的黑夜中却显得那么清脆响亮。
与此同时,书房外传来清脆悦耳的铃铛声。
五人猛地回头望去,看着那处黑洞洞的暗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不好,蛟龙印玺下有机关,快撤。”
五人慌忙收起印玺,本能的打开窗户朝着房外翻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