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炎東不需要軍隊相伴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明日方舟也太真实了吧
中殿内,包括稍微了解内幕的魏彦吾,所有人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这一刻,就连运筹帷幄的言国相都拿不准。
他无法确定,夏风到底是真不想干了,还是故意把他架在火上烤。
然而,他没得选。
如果夏风今天没有活着来到他面前,他就还有补救的余地,但是此刻,他已经失去了全部筹码。
因为夏风带来的这个消息,对整个炎国来说,就是一场席卷而来的“病毒”。
放眼在场的五大总督,以及炎国麾下所有臣子,唯独只有夏风一个人,才能成为“解药”。
….
自从夏风接手炎东后,并没有出现任何重大的问题,整个特区的发展可以说是完全符合预期。
在言国相心里,他对夏风的信任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七十,只要继续保持,他甚至可以在不久的将来把炎国皇家的秘密让夏风知情。
然而,这场“意外”的事件却打乱了他心中的节奏。
说实话,以他的眼目,不可能完全不知情有人想要夏风死,在某种意义上,他也保持了一定程度默认。
但他没想到的是,夏风居然真能活着杀回来。
….
其实在言国相心里,夏风死与不死都可以,他已经预设了两条路线。
一,夏风死了,炎国高层会立刻将其归结于意外事件,同时用最快的速度找出“幕后主使”,给所有人一个交待,包括天价赔偿。
然后,他会重新安排信任的人接手炎东,并入驻大量的炎国军队,与维多利亚殖民区彻底划清界线。
二,夏风没死,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要考虑彻底重用夏风。
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将真正的凶手以及整个势力连根拔起,以此来让夏风明白这件事与内务部无关,让其消气。
站在权利的最高点,分散下去的权力需要相互制衡,甚至优胜劣汰,这才是皇权的正确使用方法。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夏风在大难不死后竟然自己提出了第三个选项。
他不干了。
在不干的同时,又抛出来一个“重磅炸弹”,让炎国高层彻底陷入两难的境地。
现在,夏风抛出来的这个信息,已经化身成了“不死之身”,可谓是完全占领了博弈的制高点。
拿着这份筹码,夏风几乎可以得到任何对这场刺杀的“补偿”。
只不过,他没有提出补偿的要求,而是直接将总督令牌摔在了地上,要求辞职。
….
维多利亚200万感染者入驻炎东殖民区,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移民问题。
在客观角度,感染者也是人,除了感染了矿石病之外,和普通公民一模一样。
但是,如果在感染者前面加上“维多利亚”四个字,再将其和夏风联系到一起,一下子就变的恐怖了起来。
因为就在1年前,这个名叫夏风的男人,就是带领了200万感染者,推翻了庞大的维多利亚帝国。
要求夏风来皇都复命是内务院提出的,现在出了事,他大难不死,可以说是得罪了个彻头彻尾。
换位思考一下,你要杀我,但没杀成,我还会拿你当朋友吗,甚至连陌生人都没可能。
言国相非常清楚,炎国与夏风的关系非黑即白,如果现在重新任命新的炎东总督,那炎东这块地也就别想要了。
之前费力和维多利亚共同制定的国际条约,也将彻底失去意义。
因为,夏风完全可以依据个人立场,做出任何疯狂的事,在理论上与维多利亚帝国无关。
之后,一但炎东出现差错,将直接威胁到炎国内陆,首先其冲的就是距离最近的华北地区。
现在这个节骨眼,与乌萨斯的边境问题越来越紧张,炎国根本没有余力两面受敌。
…..
“操!”
想到此处,高高在上的言国相竟然忍不住自语般爆了句粗口。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随后,他狠狠的瞪了林洪一眼,又连带着瞥了一眼周清。
他不确定这起事件究竟是谁策划的,但总归逃不出这个房间内的人,
“噗!”
这时,昆图烈尔又忍不住笑出了声,对他来说,今天发生的事可是比电影还精彩。
在坐的五个人中,昆图烈尔应该是唯一前来凑数的总督,并不是他不重要,而是他掌管的西南高原地区,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商讨的事。
由昆图烈尔镇守的西南高原环境恶劣,在名义上,他是炎国西南总督,但实际上,他和他的族人就是寒冷高原上的土皇帝。
….
看到言国相整张脸都憋红了,坐在旁边的魏彦吾轻轻咳了咳,故意打圆场道。
“夏总督,你遇到的事或许只是个意外,现在你人没事,其他的可以慢慢商议,还是不要冲动做出决定为好。”
夏风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我没冲动,总督这个职位太危险,我怕死还不行么,老子不干了,就是给我一座金山,老子也照样不干。”
魏彦吾继续装模作样的好言相劝。
“夏总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不考虑。”
“炎东刚刚设立,并且与维多利亚的关系很微妙,恐怕除了你没人可以妥善维护啊。”
夏风一瞪眼。
“关老子屁事,本来管理的好好的,非要让我来这破皇都复命,差点把命复没了。”
“这是应该是意外…..”
“我怕的就是意外,所以我才要辞职。”
随后,魏彦吾化身成了“HR”,耐心的对夏风任性的行为进行了全面的劝导。
关乎诚信,分析利弊,甚至扯上了炎国安危,千万百姓,可谓是人话鬼话都说了个遍。
….
夏风全程捂着耳朵,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样子。
到最后,魏彦吾见烘托的差不多了,便将话语权抛回给了言国相。
“国相,还是您来劝劝夏总督吧。”
言国相可不是傻子,别看夏风嘴硬,但他当然听的出来这件事有缓。
冷着脸,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夏风,除了金山,你还想要什么。”
此时夏风身上浸血的衣服已经和皮肤粘在了一起,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丧尸,又惊悚又恶心。
“我说了什么都不想要。”
言国相攥着拳头,继续沉着脸说道。
“那我换一个问法,到底你要得到什么,才肯继续当这个总督。”
“恩……”
——沉默——
面对言国相的这个问题,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等待着夏风的下文。
然而,他就像是突然“挂机”了一样,始终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在无比难受的沉默中,言国相只能主动开口。
“你想要炎东设立军队,得到军权么。”
这句话就是夏风一直在等待的。
并不是因为他想得到军权,而是因为,只要言国相肯说出这句话,就成功让他试探出了炎国对待炎东的底线。
…..
飘在大唐
在几乎令人窒息的压抑气氛下,夏风终于开口了。
“恩…..如果言国相实在为难,想让我继续当这个总督,为炎国效力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所以你是想要军权了。”
“不不不,炎东不需要军队。”
这个回答可谓是大大出乎了言国相的意料。
他有些诧异的盯着夏风的脸。
“那你要什么?”
夏风瞥了一眼魏彦吾,随后对言国相轻声道。
“我需要炎东获得和龙门一模一样的高度自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