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05y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笔趣-第一百七十六章 落跑的顧釗看書-xypox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
小說推薦將軍的桃花數不清
城墙倒塌的声音,整个城里都听的清清楚楚。那腾空而起的黄色烟尘,不管在城里哪个角落,举目就能看到。
顿时城里的百姓惊恐的叫了起来,无数人拖家带口的向着东门涌去。
“开门开门,放我们出去!”
“放我们出去,我们不想死啊!”
“救命啊!救命啊!”。城门前挤满了逃难的百姓,哭着喊着要往城外去。
有些老兵嘴角带着一抹鄙夷的笑不屑地看着他们。
就这些人,老的老小的小,胡人只要有几十人骑着马冲上一遭,恐怕就死伤籍籍了。
在城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出去了,肯定是死路一条。两条腿的人怎么您能跑的过四条腿的马?要把命运寄托在胡人的仁慈上,那是做梦。
有些沉不住气的,忍不住就想下去揍人了!
一队军士挤在城门洞里,长枪的枪尖没有对外,反而对着城内。汹涌的百姓堵在城门洞口,大声叫嚷着让他们开门。
可这城门如何能开?外面的胡人虽然在攻打西城,可东城外面,也是有游骑来去的。
城门一开,若是被敌人趁隙攻进来,那就是两面夹击。
几十人攥着长枪的手心里都是冷汗。这些人要是发疯,自己这几十人根本就挡不住。
几个小兵不禁哭了起来。“为啥呀?为啥要出去送死啊!呜呜呜!”。
其余人都沉着脸不说话。对正大声道:“谁敢再踏前一步,杀无赦!”。
那些百姓虽然叫的凶,可面对明晃晃的枪尖,还是有些畏缩。
只是把满腔怨恨,化作破空口大骂。各种污言秽语,向着里面的人泼洒过来。
“你们当兵拿粮,死在这里是理所应当!可关我们普通老百姓什么事啊!放我们出去,也等于给我们一条生路!”。
前面一个大汉扶着一个老妪,对着军士大吼道。
“出去就是死,你们不知道吗?”有小兵忍不住回嘴道。
“狗子,闭嘴,不用跟他们多说!”一旁的小队长呵斥道。
“不好!胡人已经进了城,马上就要打通西大街了!”有人慌慌张张的叫道。
听了这话,拥挤的人群更加骚动不已。“快放我们出去!”。
“队正!”小队长扭头看着一旁的队正。
那队正虎着脸,两条浓眉拧巴者。
忽然城上传下来话。“他们要想走,从城上出去!不许走城门!”。
挤在这里的百姓一听,顿时大喜,顺着台阶便上了城墙。
于副将着人拿出十几条粗绳来。“来,谁要先下?过来!”。
便有几个壮汉挤过人群,抓住绳索。城上的人逐渐放绳子,一着地,那几人便解开绳子向着后方的小山狂奔。
“噗噗噗!”几道羽箭飞出,直接将几人穿了糖葫芦。
仙鴻路
“啊!”几人一声惨叫,翻到在雪地里。
城上的百姓都是一愣,齐齐看着城下不远处。
几处灌木丛摇了摇,走出一队弓箭手来。搭箭张弓,向着城上既射了过来。
“大家快跑啊!”说话间几道羽箭飞上来,有人中箭倒在当地。
顿时城上大乱。
有的就地依着墙躲避的。有转身就往城下跑,失足便跌了下去。后方一拥挤,前方掉下去的人更多,又与要上来的人挤在一处,立刻变得水泄不通。
有几个老者腿脚不便,一个忽闪倒在地上,跟着就被人踩了无数脚。先前还惨叫不已,不一会就没了生息。
旁边的人大叫道:“别挤了!踩死人了!”。
“回去!回去!城外胡人杀人不眨眼啊!”。
许多人都被挤哭了!好一阵混乱之后,地上留下十几具尸体和无数鞋子,还有许多包袱之类的东西,才变得空旷起来。
被堵在城门洞里的几十人都摸了摸头上的冷汗。
“我还以为,我们没死在胡人手里,倒要死在自己人手里呢!”小队长笑了笑。
基甲彪汉 麻烦
呸,这算什么自己人!几个小兵吐槽道。
城外的胡人军队多了起来。他们先前并没有全部射杀,还留了一个活口。
不等胡人问话,他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全说了。“这么说,城里人心惶惶啊!”千乘王笑着说道。
“去,跟他们说,今天我会放开东门两个时辰,可以让城里的百姓自由离开!”。
“这?”有千户有些不能理解。
开天劈地 梦彤心
千乘王看着他笑了笑,“呵呵,他们没有城墙,跟绵羊有什么区别!再说了,虽然只说放走百姓,你想想里面的军队会是什么心情?他们会不会也想走啊?这样一来,我们遇到的抵抗就会少很多!”。
“殿下英明!”
几人都单膝跪地行礼。
命令很快就传达下去,无数写有晚饭前放他们离城的木条丢进城里。更有大嗓门胡人,骑着马绕城大喊。
“殿下有令!命你们在天黑前立刻离城!过时不出者,视为顽固不化,格杀勿论!”。
玄天邪
城里顿时又沸腾起来。
又有人往城上跑,自己背了绳索往下溜。在许多人的注视下,他颤颤巍巍的往山里走。终于身影消失在树丛后,都不见被人劫杀。
“胡人说话算话啊!开门,快开门!”百姓又疯狂的大喊道 。
这次就连于副将都弹压不住了。他只能去请示顾钊。
“既如此,就放百姓出城吧!能少死一个人,也是功德哎!”顾钊叹了口气道。
得了主将的命令,于副将也是无可奈何。沉着脸回到东门。
“奉将军令,开门!”于副将了无意趣的说道。
当然城门可以开,却只能开一个小口,只容两人并排出入。
人们舍弃了各种累赘,争先恐后的挤出城去。
网游之暴杀刺客 葬心
怕胡人背信弃义,所有人都撒着欢的往山那边奔过去。
斜阳西下的薄光里,一串黑蚁一般的人流,向着孤山城后的大山绵延而去。
站在城头的士兵,看着这一幕,心里五味杂陈!城里的住户并不太多,总数也不过几千人,虽然出口不大,但一个时辰后,门前就剩下了了不多的人了。
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牵了一匹劣马,像是大户人家的奴仆。他低着头,顺着人流往门外走去。
那个队正觉得眼前的人有点点眼熟的样子,但也没有多想。
一出城门,他就翻身上马,向着南边的山脉跑去。
城上的于副将,脸色一下子就变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