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pk2s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第四百七十二章 酒店相伴-kvbyx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时间太晚了,将曹沫他们送到酒店,杨旭也就与姐姐杨冬、姐夫余文炜开车回去了。
九十年代末东洲县政府,在当时的新县政府大楼附近划出一块地,分给政府工作人员,照统一标修建小洋楼——东洲撤县设区,与崇海城区合并,区政府附近的地段也日益繁荣,小洋楼比偏远的别墅住得还舒坦,价值也不菲。
杨旭在东洲区另有一套小户型住房,图自己逍遥自在,却是他姐姐需要老人帮着照顾小孩,与丈夫余文炜没有住自己的新房里,还住在小洋楼里。
回到父母家里都快十二点,杨旭却也没有急着回自己的住处去,看到他爸坐客厅里抽烟,便将车停在巷道里,跟他姐杨冬、他姐夫余文炜走进去。
“这些年瞎混,知道社会上吹牛逼的多了,所以别人说什么话,我都打五折听着……”杨旭很老实的坐他爸跟前说道。
“我叫你上网好好搜搜天悦实业、天悦工业的资料,你压根就没有听进去吧,你将我的话也打五折了?”所谓知子莫若父,杨建国也没有觉得很意外,还是拿起来手头的报纸抽了儿子杨旭一下。
“我搜了啊,网上相关的资料太少了——天悦工业是有造车,但主要往非洲销售摩托车、皮卡,我心里就在想啊,这能有多大的影响力,现在国内厂商不都是往那里倾售假冒劣质产品吗?国内也就玩车的论坛,有天悦的车出没,都没见市场有卖——我查资料查这里,就没有兴趣进行下去了啊!”杨旭很老实的说道,“今天是真没有想到单书记出面,而天悦造个车,东盛竟然也只能在里面当个小股东!”
现在楼市那么火爆,东盛在全国地产行业,可能还排不进前十,但在崇海的知名度却远远凌架在其他地产商之上。
东盛地产债务危机最严重时,紫英湖新城的公寓价格优惠到四千每平方米时,无人问津,但零九年那里的新房售价已经飚高到一万三四,还供不应求。
这真是叫无数崇海人后悔不已的事。
杨旭也不否认,虽然他爸很是认真的叮嘱过他,但他中午到高速路接成希、曹沫时,满心认定他爸嘴里所说的那一套,都是听他小姑以讹会讹、夸大过的,并没有真正的当回事。
他这时候不禁要认真回想,中午之后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有没有懈怠跟有意无意的疏淡。
“你快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起早陪他们逛崇海呢,别一副哈欠连天的样子。”杨建国打断儿子杨旭胡思乱想,让他先回去睡觉。
妳來壹下子,我念壹輩子 榴芒
杨旭今天压根就没有怎么提自己开公司的事,一个是自尊心作祟,一个就是没有认为眼前对自己是个机会,杨建国都看在眼底。
而他也清楚,很多事都不能太刻意,所以下午也没有多嘴说什么……
…………
…………
次日一早,杨旭起床,原本想着今天他陪同曹沫他们逛一逛崇海就可以了,却不想在赶往曹沫他们入住的和华国际酒店途中,接到他姐夫余文炜的电话。
紅樓之誰家妖孽 臥藤蘿下
涅盘女皇
余文炜在电话说单泽鸣的秘书,同时也是市委办公室副主任陈卫刚联系他们,说单书记一早赶往省城开会时,特地要陈卫留在崇海,代表他赶到酒店陪同曹沫用早餐——这么一来,园区工委书记周滨跟他爸也得赶着去酒店露个面。
因为事前没有说清楚,也不清楚曹沫的睡眠起居习惯,余文炜要杨旭先给肖军或陆均博打电话问一声,他们什么时候出现在酒店,共进早餐合适。
肖军却是很早就起床了,也一早就跟徐滨、顾藩联系,知会昨天夜宴曹沫跟单泽鸣、丁肇强会谈的成果,讨论天悦工业及车匠要如何尽快将会谈成果落实执行下去。
肖军接到杨旭的电话,就让陈卫、周滨他们可以先到酒店里来。
他可以先将跟徐滨、顾藩沟通好的一些情况,先跟他们汇报,不需要一定就要凑曹沫什么时候起床。
而杨建国手头有工作要忙,就不用特地赶到酒店里来。
要不然的话,让杨建国这么一个长辈在酒店里,坐等自己的外甥女、准外甥女婿起床,实在说不过去;甚至余文炜都不用过来,他们没必要将事情搞复杂化。
和华国际大酒店是东盛地产所属商业集团在崇海直接运营的第一家五星级酒店,目前也是崇海的地标建设。
曹沫掐着点被成希拽出被窝,到二楼自助餐厅用餐,才知道肖军已经在这里跟陈卫、周滨他们谈了好一会儿,很是不好意思的道过歉。
陈卫、周滨他们也是代表单泽鸣过来表示关切,看到这边也是极其高效的在推动相关事宜,简单用过早餐,说了一些客套话就先起身告辞,不打忧曹沫私游崇海的雅兴。
不过,今天天气特别阴,人坐在室内,隔着夹层玻璃都能听到寒风呼啸的声响。
崇海跟新海紧挨着,大家都对冬季那入骨的湿冷心存畏惧,曹沫怀念起炎热的几内亚湾来了,问成希:“这个天气,确定要出去?”
“要不到我们上午就到行政楼层喝茶,中午吃过饭看天气再计划下午的事?”杨旭建议道,“和华大酒店座落在紫英湖畔,坐在行政楼层喝茶,眺望紫央湖,应该要比顶着冷风去逛景点写意一些!”
“那感情好!”曹沫附和杨旭的建议,十分怕这个天气出门去逛景点。
行政楼层又是贵宾楼层,在星级酒店里,行政楼屋除了住房更为高档豪华外,行政酒廊也通常有放在这一楼层,有相对宽松的休闲区,还配备会议室,有独立的餐饮提供。
杨旭给曹沫他们安排的房间,就在行政楼层,不是豪华套房,就单纯的行政大床房就要比普通房贵出一倍。
这种天气不愿意走出酒店大门,懒洋洋坐在行政楼层的休闲区里喝茶聊天绝对不是坏的选择,除非碰见厌恶的人。
蓝拳大将 虔诚的祈祷
走出电梯,众人正要往休闲茶座区走去,上午没有什么客人,除了服务吧台后两名工作人员外,远远就见几名青年男女坐在一张矮几聊天。
曹沫待要往那边走去,看到杨旭却是愣了一下,神色不自然起来,很显然这几名青年男女里有杨旭希望见到的人。
“……要不去我们房间坐一会儿?”曹沫问道。
曹沫他们住的不是豪华套间,但行政房的面积都不小,大家坐下来聊天也不会挤。
然而却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一名左颊长痣的女孩子,颇为高兴的朝杨旭招手喊过来:“杨旭,你也在和华!”
“是啊,好巧,你们也在!”杨旭尴尬的回应道,却停住脚步没有走过去打招呼的意思。
在长痣女孩子的旁边,是一张单人沙发,有两名青年男女坐在一起。
男青年梳着大奔头、抹着光亮的发蜡,显得颇有气势,转回头看到杨旭,神情冷淡的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呼。
而那个跟大奔头男青年亲密坐在一张沙发的女孩子,在室内就穿了一件贴身浅紫色羊绒衫,显得颇为纤细婀娜,挺漂亮的脸蛋,转头看到杨旭时,脸上神色却陡然复杂起来,竟有些慌乱的从单人沙发上站起来,有些结结巴巴的喊道:“杨…杨旭,你跟你朋友也在…也在和华啊,好巧!”
看到这一幕,曹沫低声跟成希开玩笑说道:“我已经脑补了一万字狗血故事。”
长痣女孩子看到杨旭是纯粹意外,紫衣女孩子有些怕见杨旭,大奔头青年神色冷漠,完全不将杨旭放在眼里。
要是单纯这样,曹沫他们这边转身走去房间,也就没有什么故事发生,却是坐大奔头青年对面,有个瘦长脸的青年却无意放过杨旭,带着促狭的神色走过来说道:
“杨旭,你上次跟李瑶说,已经在投资商接触了,还想让李瑶继续跟你——这几位朋友是不是你找过来的投资商朋友?坐过来一起聊聊呗,说不定我们的项目更合适呢!”
网游之地精终结者 哥特loli控
曹沫不是多管闲事的主,就淡然看着想挑事的瘦长脸青年。
杨旭即便不想在这时候节外生枝,却压抑不住内心的纠结,还是忍不住多看了那紫衣女孩两眼,脚像被粘在地毯上,一时竟迈不起来。
而他这一举动,顿时就叫那大奔头青年心情不爽了,伸手将那紫衣女孩一个踉跄拉到他的大腿上坐下,目光凌厉的看过来:“李瑶跟我的关系,你也看到了,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还有,你那破公司,以为是随便找两狗屁投资商就能翻身的?”
“……”成希对她的这个表哥还是很维护的,看到有人欺到杨旭头上去,拽住曹沫的胳膊,抬起乌闪的大眼睛看他。
“那我们还在这里喝茶吧!”曹沫牵着成希的手,先往往休闲茶座区走去,在跟那几个青年男女隔着五六米的一张茶几前坐下来,也不看对面这几个青年一眼。
杨旭被动的跟着曹沫、成希他们身后,走到这边的茶几前坐下来,却是尴尬无比,不是非常想去解释跟这几名男女青年的恩怨。
曹沫朝吧台后的工作人员招了招手,让工作人员拿茶水单过来。
帝少的心尖寵 塗花期
“曹先生,你们要喝些什么?”吧台后那名男工作人员将茶水单拿过来。
和华是东盛地产附属商业集团自营的五星级酒店,杨旭头天过来订房间时,酒店这边还不知道是曹沫入住。
不过,昨天夜里陈繁已经打过招呼,酒店这边绝对不敢再不重视——即便不会无故的去打扰曹沫,但行政楼层的工作人员早就接到指示,但凡曹沫有需要,都会及时提供无微不至的服务。
“给我们来一壶正山小种……”早餐吃得有点撑,曹沫点一壶红茶消消食。
片刻之后,那名工作人员就将沏好的红茶端过来,同时托盘上还摆放一张纸条。
曹沫拿过来,看到上面手写一行字:“对面跟紫衣女孩坐一起的是绿天文娱传媒投资公司总裁祁同伟,主要做文娱传媒方面的投资;祁同伟的父亲祁逸民是崇海市上市公司天祁集团董事长,主要从事地产、化工、航运等业务——曹先生,您要是觉得这几个人打忧到您,我们可以请他离开……”
五星级酒店的行政酒廊通常只接待住店客人及住店客人邀请过来的朋友客户,因此对方什么来头,吧台那边是一清二楚。
曹沫只是笑了笑,也没有让工作人员替他们出头,只是将纸条拿给杨旭看。
杨旭这才恍然想到,曹沫在和华国际大酒店里,身为控股母公司的大股东,地位怎么可能跟普通客人一样?
他在酒店里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地头蛇啊。
而酒店这边为了照顾好曹沫,今天在行政楼层值班的这名男性工作人员,恐怕也不是普通的服务员吧?
以前来过几次,行政酒廊这边都是女服务员,他还奇怪怎么都换了一名男性工作人员了呢。
“怎么回事?”曹沫看杨旭看过纸条后,又随手折叠起来,压在茶壶下,问他跟祁同伟这几个人到底有什么恩怨。
“也没有多复杂?”杨旭满心苦涩的压低声音说道,“我这几年主要做游戏开发运营,这两年新开发一款游戏,运营还算比较成功,想要拉一笔投资,将公司规模做大,在朋友介绍下,跟祁同伟接触。祁同伟提的注资条件比较苛刻,没有谈成,他就将公司负责开发、运营的几名骨干都挖走了,新组建了一家游戏公司……这些年我创业遇到挫折多了,这也算不了什么,我都没有跟家里提。”
杨旭虽然想说得风轻云淡,但压仰的声音里,所透露出来的内心怨恨怎么可能会小?
肖军与陆均博面面相觑,看这场面,祁同伟这孙子不仅将杨旭的核心团队都挖走了不说,还顺手夺人所爱,将他女朋友也撬走了啊!
“坑”妳三生三世
“啊!”成希一惊一乍的叫起来,“将军好凶猛是你开发的页游?!我之前就在你的QQ空间看到有这款游戏的宣传资料,还以为你没事做也鼓欢玩网游呢,都没有想到这游戏就是你开发的啊!曹沫还抱怨游戏后续怎么就不开发,害得我拉曹沫玩了半年多时间,两人都打满级了,后面却没有什么新内容好玩了!”
看到杨旭等人受到奚落竟然没有老老实实的走开,还跟一堆苍蝇似的凑到跟前低声碎语、不时朝他们这边、朝李瑶脸上打量,祁同伟心里就老不爽了。
这会儿听到成希叫起来,他便按捺不住,皱着眉头看过来:“你们哪来的,看看什么地方,一惊一乍的,有没有一点家教?”
将军的现代夫人
看到祁同伟再次出言不逊,工作人员就直接上前制止:
“对不起,请不要骚扰曹先生跟他的朋友;要不然,就只能请你们先离开了……”
“什么?”祁同伟没想到会受到驱逐的威胁,顿时就炸了毛,站起来指着工作人员的鼻子就训斥,“你说什么,我是和华VIP贵宾,是他们一点素质都没有,说话大声惊忧到我们,你眼睛有没有瞎,说我骚扰他们,还要赶我们离开?你叫什么名字,你知道你们副总跟我是什么关系?”
祁同伟气鼓鼓的坐下来,拿起手机拨出一个号:“赵兵,你今天人还在和华?好,你在就好。我跟你什么交情,我们天祁集团一年带给和华多少生意,你们客房部的人怎么对我的,你知道不知道?我在行政楼层,你自己过来问你们的工作人员吧!”
曹沫看了这边一眼,挥了挥手,示意工作人员不要跟祁同伟起什么冲突。
祁同伟气头涌上来,却没有那么容易止住,他也没有去纠缠工作人员,毕竟他心里想等会儿工作人员自有人收拾,这时候还是将矛头指向杨旭:
“杨旭,我应该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那家破公司倒闭就早两年迟两年的事情,你家老头子今年就要退二线,要没他帮你每年搞一些政府文化基金,你连手下二三十号人的工资都发不转。你还想李瑶再跟着你,你能给她什么享受的生活?张军、顾小平他们跟着你能有什么前途,在崇海得什么时候才能混得上一套房?”
“……”曹沫忍不住摇头而笑,拿起来茶壶给杨旭、肖军、陆均博他们倒茶,小声说道,“让他嘚嘚去!”
过了片刻,一名三十四五岁的青年走出电梯。
“赵总,我们在这里,”祁同伟看到来人,招手喊道,“你问问你手下工作人员,是怎么对待VIP贵宾的,还是说我们天祁一年几百万的餐饮、住宿,你们和华一点都不稀罕?”
“张经理怎么回事?”来人手里拽着手机大步朝这边走过来,压着声音责问吧台的那名工作人员,“你不要给我打电话解释什么,你快过来给祁少道个歉!”
等看到曹沫他们就坐在靠里侧的拐角,来人一怔,但显然没有认出曹沫是谁来——就算陈繁打过招呼,和华的管理层都知道曹沫入住和华,但也只有在前台以及行政楼层的工作人员跟曹沫打过照面,来人仅仅是出于职业的习惯,朝曹沫那边歉意的一笑,表示这边的小纠纷打忧到他们了。
“是少总先言语不逊,冒犯到曹先生跟他的朋友!”张经理毫不客气的说道。
“赵总,你看你手下工作人员,这是什么态度?”祁同伟见工作人员到这时候还像只煮熟的鸭子,嘴都不软下来,鼻子真是气歪了。
亡妃歸來 魅影旋璣
“曹先生?”来人一愣,猛的转回来定睛看了曹沫两眼,“啪”的很响一声拍在自己的脑门上,三步并两步,跳似的跑过来,“曹先生,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没有认出您来——刚才是祁同伟打扰到您了?我要不叫他们换个地方……”
“没什么事情,可能是我们这边谈投资的事情,声音稍微大了一点,叫他们听了很不耐烦,就吵了几句;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不知者不为怪嘛!小事情小事情,你们也不要搞得大惊小怪的,不要动不动就赶人走,搞得我好像很不讲道理似的!还让他们坐那里吧——张经理刚才也关心我们,工作很认真负责,你也不要责怪他……”曹沫让酒店的“赵总”不要再多事,直接去忙好了,还非常“宽厚大度”的跟祁同伟道歉,“对不起,刚才可能是我们这边的声音大了一声,惊扰到你——你们今天在行政楼层的消费,我会让酒店给你们免单,小小心意,请不要拒绝……”
要说张经理的偏袒,叫祁同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越发光火,那现在和华国际大酒店副总裁赵兵在那伙人面前的姿态,有如一盆凉水似的叫他清醒过来:杨旭这孙子真是傍上大有来历的靠山了?
不过祁同伟也不会就此心虚了。
崇海总计就七家上市企业,号称资产过十亿的超级富豪不会超过二十人,他祁家在崇海即便排不进前三,也是前十的主。
杨旭找来的这几个人,显然不是崇海人,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不管对方来头多大,祁同伟会在崇海的地盘上,还需要躲着几个外地人走?
祁同伟没有再吭声说什么,却也是大咧咧的坐下来,还有意示威性的将李瑶搂在怀里,就想看看杨旭跟这几个外地青年在他面前能唱出什么花来。
“我们在非洲没事做,也喜欢打游戏,网速不行,我还特意给办公室拉了一条专线——你们开发的游戏,品质不错啊,前期可玩性也很好,我看各游戏论坛的口碑都不错,持续运营下去,应该会有很不错的业绩——后来看到运营突然乏力,维护都有些跟不上,就猜是公司出了状况,我还觉得很可惜来着,却没想到这游戏是你开发的!”祁同伟他们不走,曹沫也完全没有什么心理障碍,继续跟杨旭谈游戏的事情,“绿天当初给你开什么条件,你拒绝他注资进来?”
“……”杨旭转头看了一眼祁同伟跟前女友李瑶,又正过头跟曹沫,说道,“我最初做软件开发,但很快就转行做游戏,已经有七八年。开始没有摸到门道,都是小打小闹,从市里申请一些补助,又额外做点其他生意,都补贴到游戏公司里——只是我爸很反感我不务正业,不以为做游戏是正经公司,我也就不乐意在家里或其他亲戚面前谈游戏公司的事。却是这两年算是将行业里的事情摸熟了,做出一点成绩。我去年想融一千万做大公司的规模,跟绿天接触,绿天提出投一千万出来,拿出70%的股权。不说之前的积累,开发将军,我自己就投入一千好几百万,哪里可能答应他这个条件?就谈崩了。后来绿天就拿两千万注册了一家游戏公司,将我公司七八名骨干员工都挖过去,甚至还直接拿走将军的代码,换皮做了同一款游戏,我那里就乱了阵脚,后续有两个副本已经做好,但游戏频频被黑客攻击,副本也没敢动,连着三个月都没能缓过气来!”
“你最初给他的条件是什么?”曹沫问道。
“我最初想绿天注资一千万进来,拿走30%的股份。”杨旭说道。
“估值才三千多万啊——其实低了。这事简单,我让成希直接拿三千万注入你的公司,拿走30%——有这笔资金,你应该能很快将公司整顿过来吧?”曹沫问道,“至于绿天盗取游戏代码的事,你手里要是有证据,那就直接报警,让警方介入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