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1fw火熱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727章 抱歉,條件反射推薦-w6yeo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灰原哀转头一看,发现池非迟穿了她寄去的那件灰蓝色冲锋衣,虽然池非迟还是穿了黑裤子、虽然换个颜色好像也改变不了池非迟的冷淡气场,但心里最后一点小幽怨也消除了,“非迟哥。”
看在非迟哥给她面子的面子上……
“池哥哥!”
“池哥哥!”
看着一群小鬼跟自己打招呼,池非迟点了点头。
總裁的狂野情人
前几天跟组织的人打交道、跟琴酒那个蛇精病去杀人、看着训练基地的人算计,好像这个世界不会好了一样,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戾气都重了不少。
担心被雷达哀探测出来,这才避了两三天,光避灰原哀有点伤人,他才全部人都避了,正好也休息一下。
经过刚才的观察,灰原哀对他还是没反应,这就好。
“池先生,”佐藤美和子直起身跟池非迟打招呼,“你和阿笠博士带孩子来看游行呢?”
“嗯,你们执行任务?”池非迟问道。
刚想开口八卦佐藤美和子是不是上班偷懒的元太、光彦、步美:“你们?”
三个孩子开始四处看。
柯南也有些意外,顺着池非迟的目光看过去,锁定了站在佐藤美和子不远处的白鸟任三郎。
白鸟任三郎的伪装着实不怎么高明,只是戴了白色毛线帽、黑框眼镜,穿了一身跟平时不一样的浅色厚外套,被池非迟、五个孩子、阿笠博士、佐藤美和子陆续用目光锁定,愣了一下,走上前。
佐藤美和子回头看了看白鸟任三郎,心里一汗,“呃,是、是啊,有任务……”
别这样,请给他们警察一点面子,不要这么快就把他们的人找出来好不好……
天帝玄黄录
步美一脸遗憾,“我还以为佐藤警官是乔装打扮后出来约会的。”
“在执勤的时候偷偷约会是不对的吧?”光彦道。
重回大清之雍正 冷月秋蝉
佐藤美和子被两个孩子说得不好意思,干笑道,“怎么会……”
阿笠博士转头看游行队伍,“是这一带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柯南也好奇看着佐藤美和子,能让搜查一课的警察集体伪装埋伏,估计是抓捕手上有人命的罪犯之类的吧……
“刚才警视厅收到一封可疑的传真,”走到近前的白鸟任三郎摘下黑框眼镜,神色很真道,“上面写着‘在今天东京Spirits队举办的游行上,会发生有趣的事情’。”
“那张传真跟我们之前处理案件时收到的东西类似,所以搜查一课也出动了!”佐藤美和子接过话,笑着解释道,“由于犯人知道我们的长相,才乔装来侦办这个案件,不过我想应该不太可能是那个犯人,说不定只是对东京Spirits队不满、想在游行上搞破坏的人吧!”
不太可能,是因为时间不对……
池非迟静静站在一旁,垂了垂眸。
由于跟安室透的交情,他关注过害死安室透警校好友萩原研二、松田阵平的爆炸案。
咒焚天地 玄石
前些年的报道如今已经有一些看不到了,殉职警官的名字也不会被报道出来,但由于有警察殉职,仔细查找还是能找到的,再加上他对剧情的记忆、安室透那一晚只言片语透漏出的细节,也足够他还原出那个案子的情况。
七年前的11月7日,萩原研二在爆炸物安放点拆除炸弹的时候,被歹徒引爆的炸弹炸死。
而后三年,每年警视厅都会收到只有3、2、1的传真,像是计时倒数。
三年前,松田阵平主动申请调到搜查一课,和佐藤美和子当了七天的同事,那一年的传真不再是数字,而是一封爆炸预告。
在松田阵平解出暗号、抵达炸弹安放点的摩天轮上、拆除炸弹的时候,却看到炸弹上的液晶显示屏显示了一段话,大意是,还有一颗更大的炸弹,在这颗炸弹爆炸前的三秒钟会显示在显示屏上。
为了得到另一颗炸弹的位置,松田阵平放弃了拆弹,守在炸弹边,在爆炸前三秒看到下一个炸弹存在的地点后,利用自己超快的手机打字速度,将地点输入邮件,发到佐藤美和子手机上,还顺便表了白。
表白的事,安室透大概还不清楚,不然肯定会惊讶,毕竟听安室透说,松田阵平是他们当年五个人中最酷最痞气的,本身长得帅气,也受女孩子欢迎,不过不是那么主动的人。
安室透那晚借着些许酒意,说了不少事,他们警校的教官开了一辆马自达,说是殉职的好友放在他那里的,安室透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只是笑着解释他开马自达的原因,不过听安室透说的情况来看,他们教官那个殉职的好友应该就是佐藤美和子的老爸……
警校这群人还真是一个圈。
总之,先不说表白的事让佐藤美和子对松田阵平牵挂了这么多年,从三年前开始,警视厅又会在每年的11月7日收到倒计时传真,而今年又是数字传真结束、该到那个歹徒制造爆炸的时间了。
今天是10月24日,不是11月7日,也难怪佐藤美和子觉得不会是那个犯人。
时间还没到。
不过,他记得这次之后,很快就会到那个剧情,今天算是正菜上桌之前的开胃小菜。
一旁,白鸟任三郎拆穿了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会在下周去海洋乐园约会的事,很坦然地说了高木涉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前辈带到审讯逼问、已经承认了,而且当天有很多警察请假,还预订借了警务课的望远镜和通讯器,准确监视两人约会。
宫本由美开着迷你巡逻车,上前停下,一手手肘搭在车窗上,跟佐藤美和子开着玩笑。
元太、步美、光彦也嚷着当天要去海洋乐园玩。
佐藤美和子连忙解释说,自己是感谢高木涉在她相亲时解救她,为了表示感谢,才会请高木涉去玩。
不过,这种说辞连小孩子都骗不过,白鸟任三郎也向宫本由美表示,他是当天监视那两人约会的行动指挥。
——————
“啊,”宫本由美一转头就看到高木涉的车子开了过来,笑道,“说曹操曹操到……”
佐藤美和子顿时窘迫又紧张,这个时候高木涉跑过来,不是自投罗网、引其他人调侃吗?
车子在路对面刹停,下车的高木涉穿着一身西服、顶着黑色微卷的短假发,戴了副墨镜,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脸酷样地朝一群人走来。
宫本由美和白鸟任三郎的脸色顿时一僵,佐藤美和子也愣在原地。
三人脑海里都浮现了松田阵平的身影,那个喜欢戴墨镜、一身痞气却已经殉职的同事的身影……
步美探头一看,立刻笑了起来,“是高木警官啊!”
“即使你做了伪装,我们也一眼就认出来了!”光彦看着高木涉道。
清穿之技術宅太子 癢癢鼠
“哈哈哈,果然还是被拆穿了,”高木涉把墨镜拉下来一点,弯腰笑着看一群孩子,“没想到你们也在这里啊……”
元太指着那边愣住的佐藤美和子三人,“可是三位警官好像很惊讶耶!”
“咦?真的吗?”高木涉转头看宫本由美和白鸟任三郎。
池非迟站在一旁回忆剧情,看到高木涉傻乎乎的动作,沉默。
这哪里像松田?
好吧,刚才走过来的样子是有七分像。
但高木涉的脸型更方正一些,而且性格也一点也不像。
高木涉得到宫本由美和白鸟任三郎的认可,又转头笑着问佐藤美和子,“佐藤,你看我这副打扮怎么样?是不是挺不错的?”
佐藤美和子突然伸手朝高木涉的脸打去,只是下一秒就被人抓住手腕,也让她的手停在了高木涉眼前不远处。
“哎?”高木涉都没反应过来,懵了又懵。
刚才好像是……
柯南惊讶看向佐藤美和子,佐藤警官打算打人?还是打高木警官?
宫本由美和白鸟任三郎也错愕看着被池非迟抓住手腕的佐藤美和子。
“抱歉,条件反射。”池非迟一脸平静地松了手。
他没办法看着佐藤美和子的手落到跟松田阵平有七分像的那张脸上。
说不清为什么,或许因为他和安室透的交情,或许是那晚听安室透说曾经的事,让他想起了前世那六个人。
他可以面对女人朝他动刀开枪,却无法容忍女人的巴掌落在他脸上,他是这样,那六个人也是这样。
不管高木涉或者松田阵平是不是这样,他不想看到,就不会让自己看到。
柯南想起上次受邀去硫球拍节目,大东干彦刚把小刀拿出来一举,也是被池非迟秒抓手腕,嘴角微微一抽。
这家伙的条件反射还真厉害。
他有点好奇,如果是指向池非迟的攻击,池非迟条件反射会不会变成把人秒锤倒……咳,考虑到池非迟的武力值,他就不好奇尝试了。
不过说到池非迟……
灰原哀用视线余角留意池非迟,若有所思。
非迟哥刚才好像一直在走神,会出现这种‘条件反射’也不奇怪,是累了?还是有心事?
“没、没事……”佐藤美和子征了一下,手才慢慢垂下,眼角也有些湿润,转头看向愣愣看着她的高木涉,问道,“你应该接到了目暮警官的命令,他不是叫你不要乔装打扮的吗?”
“是啊,”高木涉解释,“可是我……”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打扮成这副模样?”佐藤美和子突然提高嗓门质问道。
高木涉一头汗,“对、对不起……”
池非迟转身走到后方邮筒旁,拿了一支烟,低头点火。
简直看不下去。
高木涉这小受性格,不落在佐藤美和子手里都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