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kk0精华玄幻小說 神魔書笔趣-第四百一十三章 聖人手段讀書-894y9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乔在陆军部接下萨利安任命时,鲁尔城。
一股不可思议的恢弘神力洞穿云霄,在高空的乌云中,破开了一个直径里许的大洞。
金灿灿的阳光从云坑洒落,照耀在鲁尔大教堂上。
恢弘、巍峨的鲁尔大教堂,通体闪耀着夺目的白光,教堂的外墙上,一名名金橡教会历史上的镀金圣人雕像,则是在阳光中反射出了金色的神辉。
鲁尔大教堂的大门外,高高的台阶下,巨大的广场上,密密麻麻匍匐着无数的信徒。
有钱、有权的大人物们,他们衣衫鲜明,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跪在最靠近台阶的位置;那些衣衫整洁,但是布料普通的普通市民,他们则是跪在广场的中间位置,距离大教堂的台阶,有着一段距离。
至于那些衣衫褴褛的平民,乃至流民等,他们只能跪拜在广场的边缘地带,甚至是在附近的街巷中跪倒。就连天空洒落的金色阳光,也没有多少能落在他们身上。
圣阿提拉站在鲁尔大教堂的大门前,站在高达近百级的台阶上,俯瞰着广场上跪拜的超过十万名信徒。
他身穿血袍,胸前、背后,各有金线刺绣的金橡圣像熠熠发光。
他张开双臂,无比肃穆的轻声喃喃:“你们,是有福的,因为我主的荣耀,正笼罩在你们身上……崇信我主者,必得福报。”
圣阿提拉身后,数十名身穿血袍,气息森严的神职人员同时念诵穆的圣名。
戰天邪君 賢九
圣阿提拉身上,一道浓郁无比的金色神光亮起,他的手指轻轻一点,天空中就有无数金色的光点飘落,轻盈曼妙的飘落在那些信徒的身上。
认真看去,空中飘落的光点,能有九成左右,落在了那些衣衫华美的大人物身上。
只有一成不到的光点,慢悠悠的分散给了后方匍匐着的信徒们。
金光落在身上,一股股充满不可思议威能的热流顿时涌入信徒们的身体,他们一个个发出舒服至极的呻吟声,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疾病,在消散。
残疾,在愈合。
甚至有失去一只眼睛,乃至丢了一只手、一条腿的信徒,他们长出了新的眼珠,长出了新的手掌和小腿。
更有白发苍苍的信徒,他们的头发当众变黑,脸上的皱纹也在快速的消失,充沛的精力,重新充盈他们的身体。
跪拜在最前方的,几名鸡皮鹤发,已经老得不成样子的老贵族妇人,她们发出惊喜欲狂的欢呼声——众目睽睽之下,年龄超过九十岁的她们,迅速的发色转黑,皱纹急速消散,皮肤变得白嫩细腻而有光泽,她们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就恢复成了三十岁美貌妇人的模样!
更有几个趴在担架上,已经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依靠家人送来这里的老贵族,他们喘了几口气后,从口中吐出了浓痰和血块,他们回复了活力,颤巍巍的从担架上爬了起来,活动了几下胳膊腿儿后,很是麻利的一骨碌的跪倒在地……
如此神迹。
若爱若宠
如此不可思议的伟力。
无数信徒齐声吟唱穆的圣名,更有人感动得磕头如捣蒜,脑门重重的磕碰地面,直磕得头破血流,整个人都昏厥了过去。
“你们,也是有罪的。”
圣阿提拉的声音在广场上回荡:“你们当中,有人膜拜邪神,亲近异端,你们,必定受到严厉的惩罚。”
圣阿提拉的手指再次轻轻一点。
高空中,密集的血色火光犹如暴雨一样倾盆而下,血色火光落在了广场中后方的信徒们身上,当即就有上千名信徒发出了凄厉的惨嗥声,浑身燃起了粘稠的血色烈焰。
这些信徒浑身僵硬的跪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只能不断的惨嚎着,任凭火焰在他们的身上疯狂的灼烧,将他们的皮肤一点点的烧成灰烬,然后再慢慢的一点点的吞噬他们的肌肉、神经、血管、骨骼……
千多名信徒,就这样当着无数信徒的面,一点点的被烧成了飞灰。
整个焚烧的过程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
可以穿越的网站 七轮
在这半个小时内,只有凄厉的惨嗥声回荡在广场上空,无数信徒跪在地上,一个个吓得浑身大汗淋漓,脸色惨白犹如厉鬼一般。
“尊奉我主,远离异端……尔等将有福报!”等到千多名倒霉鬼被彻底化为灰烬,被寒风一吹,灰烬打着旋儿飞上了天空,圣阿提拉冷漠的声音,再次响彻整个广场,更是随风传出老远,甚至半个鲁尔城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鲁尔城外,几个规模极大的军营中,大量的帝国军军官站在高处,手持军用望远镜,脸色冷酷的,朝着鲁尔大教堂的方向眺望着。
负责军管鲁尔城的野战军指挥部中,几名帝国军将领背着手,脸色阴郁的看着挂在墙壁上的鲁尔城地图——在鲁尔大教堂的位置,有参谋官用血色墨水,重重的圈出了一个圈。
通过地图上的标志,可以看到,在鲁尔大教堂周边几个要害地点,军管鲁尔城的野战军团,已经布置了数百门大口径野战炮……若是有任何变故,或者只要帝国高层一声令下,整个鲁尔大教堂会立刻被彻底的抹去。
一个冷清的声音在指挥部中轻轻回荡:“圣阿提拉……呵呵,神之罚……金橡教会当代仅有的圣人……你们说,要多少门火炮,才能炸死他?”
指挥部内静悄悄的,没人吭声。
“恪守尔等本分,虔诚尊奉我主,必得无穷福报。”圣阿提拉冰冷的,没有一丝皱纹的脸上,很是艰难的浮现出一丝淡漠的微笑。
“愿我主的荣光,永远照耀德伦帝国……愿我主的信徒,能永生永世在我主赐下的沃土上,安居乐业、永享福报!”
‘叮、叮叮’!
烈火女 倪匡
有专门的教士敲响了纯金制造的小磬。
圣阿提拉叹了一口气,转过身,走下了门前的阶梯,走到了广场上,然后在几名血袍教士的搀扶下,上了一架敞篷的四轮马车。
“圣人啊,您要去哪里?”一名刚刚从担架上翻身而起,已经从八九十岁糟老头子模样,恢复到了四十多岁青壮外形的老贵族,犹如痛失双亲的孤儿一般,伸出双手,嚎啕大哭,声嘶力竭的发出了自己最虔诚的问题。
“海德拉堡依旧有黑暗存在……我要去将我主的荣光,带去海德拉堡,拯救那些迷途的羔羊。”圣阿提拉没回头,他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广场。
“伟大的圣人啊……”一群刚刚在圣阿提拉的强大神术中,得到了无穷好处的老贵族、老巨富们,一个个声嘶力竭的痛哭流涕,无比痛苦的趴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圣阿提拉嘴角扯了扯,面无表情的,端端正正的坐在了马车的车座上。
数十名身穿金色长袍的教士,点燃了神香,敲击着金磬,举起了各色宗教礼器,排成了两人一排的队列,行走在敞篷马车前,高呼着穆的圣名,缓缓向前行去。
圣阿提拉稳稳的坐在马车中,四面八方,都是信徒们向他伸出的,犹如麻林一般的手臂。
无情逍遥剑
大群大群身穿金甲、银甲、铜甲,身披血色长披风的教会骑士,骑着高头大马,簇拥在马车旁,将信徒们和圣阿提拉隔开。
更有身披重甲的教会骑士在马车前步行,分开了想要挡路祈求圣阿提拉赐福的信徒。
广场上的无数信徒纷纷站起身来,他们连同附近街巷中跪拜的信徒一起,紧随着圣阿提拉的队伍,犹如浩浩荡荡的海洋,一路朝着鲁尔火车站的方向走去。
在这些信徒目不能及的地方。
大量身穿便装的帝国军中的精锐好手,犹如警惕的猎犬,远远的缀着圣阿提拉的队伍。
更有身穿各色斗篷、长大衣的海德拉秘卫,无比警惕的混在人群中。他们不仅仅在监视圣阿提拉的队伍,更在警惕信徒队列中,好些行迹诡秘、不明来路的男男女女。
耗费了好几个小时,天色将黑的时候,圣阿提拉的队伍,终于来到了鲁尔城火车站。
在无数信徒的呼喊声中,圣阿提拉下了马车,一步一步走到了自己的专列车厢门口。
脸色有点憔悴的维格拉尔,带着一群从图伦港跟来的监察官,以及穿着监察官制服,却和监察部没有任何关系的帝国官方人士,皮笑肉不笑的等候在月台上。
“您辛苦了……可以出发了吧?”维格拉尔很机械化的,朝着圣阿提拉挤出了一个笑脸。
“有劳等候,我们可以出发了。”圣阿提拉站在维格拉尔面前,语气清冷的说道:“一路有劳护送……到了海德拉堡,您就可以轻松了吧?”
“或许吧?”维格拉尔喘了一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或许吧?”
微微顿了顿,维格拉尔背着手,很认真的看着圣阿提拉:“我一路上,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以您如今的身份,为什么不去达钵岴教会圣堂任职,而是要来德伦帝国呢?”
圣阿提拉同样很认真的看着维格拉尔:“这里有迷途的孩子,这里有黑暗存在……我带来了我主的荣光,召回迷途的羔羊,驱散迷惑人心的黑暗。”
“您一定在开玩笑……帝国沐浴在女皇陛下的荣耀下,前程灿烂,万里无云。”维格拉尔目光如刀,死死的盯着圣阿提拉。
————
“或许吧?”圣阿提拉抿嘴微笑:“玛格丽特三世陛下,她只是人……她的荣耀,无法笼罩这么庞大的帝国……惟有我主的无穷荣光,才能普照梅德兰。”
维格拉尔扁了扁嘴。
冷静如他,此刻都很想拔剑,狠狠的给圣阿提拉的肚子上来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