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4ak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生活系大佬-第六章 沒帶-dyz71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苏格兰,萨瑟兰西北,Reay Forest Estate,林区。
致命甜心:恶魔首席狠狠爱
“小朋友,投胎的时候一定别忘了,反派死于话多。”
代号D的白人男子很干脆,随着话音落下,整个人猛地一顿,瞬间擦地滑行了十几米。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好?”
小手轻拍,居高临下的零,一个瞬步,踏着自己的声音,跳上了十米开外,男人头顶的树干。
“不是世界之王吗,怎么这么弱?”
手中的小石子,换成了棒棒糖,看着脚下正放血喷泉的家伙,零尴尬挠了挠头,没记错的话,刚刚丢石子的时候,自己明明只用了三成力不到。
“什么这么弱?你不会把他弄死了吧?家里回消息了,要活的。”
五公里开外,总算找到手机信号的林东,不确定道。
“还没死,你快过来,现在救他,还来得及。”
轻飘落地,眼瞅着脚边的大汉就要归西,零一边用小脚堵着喷血的伤口,一边催促道。
“等我。你注意点,家里说了,如果是变异体,记得离他远点,他的血液自带病毒,空气感染。”四公里外,林东说。
“你是傻的吗?我们又不用呼吸,空气感染和我们有关系吗?”
零的语气很冲,千辛万苦赶来,就丢了个小石子,仔细想想,真挺亏的慌。
“我,我尼玛。。”
片刻后,林东的耳边,多了道零的声音。
“怎么啦?你那边怎么啦?”林东问道。
“你不用过来了,他已经死了。那个,你再去问问家里,要不要鹿,成年耕牛大小的野鹿。”
视线里,一头体型如牛的鹿,圆圆的大眼,一片猩红。
兴奋的跳脚的零,一不小心,将脚底奄奄一息的男子,踩成了两截。
“耕牛大小的鹿?”林东疑惑道。
以夏
“应该是闻着味儿来的,这家伙正在舔地上的血,好吧,它还吃肉。”
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拿过手机给脚下的鹿拍了段小视频,零舔了舔唇,这么好玩的存在,还是先不要弄死的好。
“盯死它,我先问问家里。”
速度全开的林东,所经之处,皆是残影。
平躺在树干上的零,漫不经心的舔着棒棒糖,憧憬着未来。
伦敦,威斯庄园。
林东来信息的时候,林凝正枕着林红的大腿,侧躺在书房的沙发上打盹。
显而易见,世界即将大变,网课学习什么的,林凝是彻底放弃了。
“你猜的没错,的确是变异,已经被零打死了。”
看过手机,林红眼神宠溺的把玩着林凝的长发,笑着说道。
“不是说要活的吗?她俩怎么搞的?”
白晰修长的美腿交叠,缓缓睁开眼的林凝侧过身,说话的同时,一脚勾上了正咬着自己脱鞋的酸奶。
誰看了她的屁屁
“零的原话是用了3成力丢了一颗小石子,她也没想到对方那么弱。”
再次看了眼手机,林红无奈的摇了摇头,对零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老乡,林红还是有所了解的。
“回来让她把火影抄一遍,抄不完不准出门。”
白嫩的脚,逗弄着狗头,林凝轻叹了口气。
世事无常,这次世界的进阶,也不知要死多少人。
“零发现了只鹿,体型和成年耕牛一般大小,嗜血,吃肉,据零观察,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均比普通野鹿,高了4倍不止。”
抬手将脚边卖萌打滚的蚩小尤丢到一旁,林红说道。
“正常,人会变异,动物一样会。等着瞧好了,最厉害的,从来不在陆地。”
林宁撇了撇嘴,若不是有抽到未来的片段,林凝怎么也不会相信,在新世界,最令人头疼的,居然是无处不在的麻雀。
“两件事,1,零拍了段现场视频,2,林东问要不要把那头鹿带回家。”
再次看了眼响起的手机,一板一眼的林红,说话时的样子,还挺专业。
“视频回来交给约翰,让他拿着跟华国谈,至于那头鹿,先放放吧。”
撑着身子坐起身,林凝伸了个懒腰,敞着的睡裙领口,一抹圆润,转瞬即逝。
“那头鹿可不怎么安全。”林红提醒道。
“我又不是救世主,这种天大的麻烦,当然是交给国家处理了。”
随手给自己斟了杯酒,林凝撇了撇嘴,这年头,英雄,就没有善终的。
“你真不准备去见见他们吗?”
年少不知愛 李二寶的乖乖
林凝的状态,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想到这几天陆续到访的人,林红提议道。
“等爆发再说,现在见他们,纯粹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一口饮尽杯中酒,林凝摇了摇头,觉醒,可没那么容易成功。
“你是怕他们扛不过第一波觉醒潮?”
多日来的朝夕相处,林凝的言外之意,林红自然明白。
看着林凝稍显落寞的背影,林红继续说道:“听约翰说汲取舱不难造,赶在彻底爆发前,应该来得及的。”
“汲取舱是不难,难的是能量。”
之所以迟迟不去见那些远到而来的朋友,就是怕面对,怕到时狠不下心。
林凝抿了抿唇,要养的人很多,那些蕴含能量的宝石,可不怎么便宜。
“你那些朋友都挺富的,让他们自己准备能量不就好了。”
蟲皇主宰
沉思片刻,林红提议道。
“你觉得她们会信吗?”不等林红开口,林凝接着说道:“满打满算,我和她们认识还不到4个月,除了大卫,人均见过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因为我一句话,变卖家产,备战末世,你觉得可能吗?换作是你,你会吗?”
众所周知,信任从来都是需要时间积累的。
看着面前欲言又止的林红,林凝抿了抿唇,正欲说什么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记软糯的叫声。
梦境归来做才子 暗石
“喵。”
“呵,这小白眼狼怎么过来了?叶凌菲呢?”
赤着的脚,将荼荼拨到一旁,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没好气儿道。
“叶玲菲和唐雯佳去机场接人了,两人的家人搭的同一架飞机。”
家有悍妻
特意看了眼手中的记事本,林红继续说道:“唐雯佳找约翰在镇上买了栋宅子,看样子是准备搬出去了。”
“呵呵,孙凌宇呢?这家伙不是说要改变命运么?”
孙凌宇当初听到消息时的反应,林凝可没忘,想到墨染当时的挤兑,林凝笑着问道。
“跟他爱人在童话镇呢。这家伙挺有魄力,第二天就让她爱人将名下的房产尽数放给了各个中介,听说其中还有几套已经有了明确规划要拆迁。。。算是白菜价了。”
资料里,孙凌宇的人设,可是妻管严来的,林凝抿了口酒,疑惑道:“她爱人没阻止吗?这么荒谬的事儿,她爱人就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他爱人起初是不信,闹的还挺熊,后来孙凌宇说是你的提议,她爱人就答应了。。。今天上午到的威斯特,一大家子人,约翰给发的邀请签,呵呵。”
似是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儿,林红说着说着,突然笑出了声。
“是个聪明人,难怪能把孙凌宇制得服服帖帖。”看着林红脸上的笑意,林凝眼珠子一转,惊讶道:“别给我说这家伙是女装去见他媳妇儿的?”
“不只是女装,他还问约翰要了辆布加迪,还在威斯酒店开了间豪华套。”
林红很直接,一点不带绕弯的。
愣在原地的林凝,应该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描述,表情越来越古怪。
“我尼玛,女装,开房,这两口子这么会玩的吗?还要不要face,还有没有节操了?”
片刻后,脑补过不少和谐的林凝,看似义正严辞,实则心下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嘿嘿,要不要看看?我叫林北去给你拍?”
一脸坏笑的林红,显然是被那只凉透的小萌新带坏了。
风雨大唐 黑哥哥
林凝狠狠的点了点头,拒绝的很干脆。
“杨姗姗没过来,林宝儿明早到。”
無良BOSS,扯證吧
沉默良久,想到那个倔强的姑娘,林红叹了口气,低声说道。
“你没给她说我在吗?还是说她在生我的气?嫌我假死没告诉她?”
不管怎么说,杨姗姗都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窗边的林凝,抿了抿唇,问道。
“说了,她让我给你带句话,我既然答应过你,给你守着老家,给你留半张床,当老师养你,我就不会食言。”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林红说话的时候,刻意模仿了杨姗姗的声音。
听进心里的林凝,眯了眯眼,一时间,久久难言。
童话镇,威斯酒店,606,豪华套房。
披肩长发,巴宝莉经典款大衣,白色羊绒衫,蓝色牛仔裤,黑色细跟高跟,黑色丝袜。
看着面前分别多日的爱人,白白舔了舔唇,若不是全程参与,白白怎么也无法相信,面前这个像极了姬神的女人,会是自己老公的女装。
—————
“都看了一路了,还有完没完?”
随手将大衣脱掉,孙凌宇撇了撇嘴,真心拿自己这个长不大的爱人,一点脾气都没。
“老,公,你比我都好看,我。。。”
爱人的声音,简直腻死个人,不等白白说下去,孙凌宇径直打断道:“女装我也穿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说什么?说我为什么会相信林老板?”抬手捋了把头发,白白一边说,一边顺势跨坐上孙凌宇的腿,“林老板那种层次的人,消息网肯定不是我们能想象得到的,我为什么不相信她?”
“就这?”孙凌宇问道。
“这还不够吗?”身下的爱人,看起来贼迷人,白白咬了咬爱人的耳廓,补充道:“如果不是确有其事,她这种人,你觉得会拿几百年的家业开玩笑吗?你觉得她的手下,会陪她一起疯吗?”
“咬我干嘛,你。。。唔。”
“啵,少废话,来给白爷陪个睡,大爷馋你身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
“你什么你,你熊呢?”
“太沉,没带。”
。。。。。
华国,某秘密基地,首脑会议室。
作为本次会议的发起人,一袭戎装的宁忠军,在这里连个座都没有。
宁忠军右手边的大屏幕里,是一只正在食人饮血,体格堪比公牛大小的野鹿。
“这是威斯特那边刚刚传来的视频,地点是苏格兰,萨瑟兰西北,Reay Forest Estate,林区。”
“我们的人有做过全面的技术分析,很不幸,视频内容,是真实的。”
“那边管这个叫异兽,管地上的男子叫特殊变异者。这只异兽之所饮血,是为了男子血液里的某种能量元素,具体是什么,那边也不清楚,只知道和莫斯有关。。。”
宁忠君的表情很严肃,不等宁忠军说完,主位上的男人,打断道:“特殊变异者是什么?”
“那边称莫斯为人类进阶的钥匙,受感染者会进行自主觉醒,特殊变异者,实际就是有先天缺陷的伪成功觉醒者。”
宁忠军解释道。
“自主觉醒成功会如何?”
“不清楚,目前没人见过。”
“你先前所说的先天缺陷是?”
“不清楚,威斯特人过去的时候,特殊变异者已经死了,那边怀疑是被这只鹿所杀。”再次看了眼大屏幕上猩红的鹿眼,宁忠军皱了皱眉,补充道:“当然,这只是那边的一面之词,不排除那边有所隐瞒。”
“依你所说,莫斯的起源是在苏格兰。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这次件事上,我们先天要比那边慢很多?”
长桌另一端,同样身着戎装的老头,开口说道。
“没错,准确的说,如果没有感染源,我们连觉醒的资格都没有。”
宁忠军点了点头,危险与机遇并存的道理,在座的人,都懂。
“有无补充?”主位上的男人说。
“李素博士那边需要样本,我们在那边的人,还在等下一步指示。”宁忠军说。
“我记得威斯特的小公爵,是老林的孙女吧?前几天刚送了只熊猫过去。”
林保国对坐的位置,某中山装白发老头,说道。
漩涡天劫 爱吃鱼的穷人
“咳,咳,没错。也是老宁的外孙,这事儿我俩有报备。”
习惯性的点了颗烟,林保国清了清嗓子,答道。
“既然是自己人,那就先沟通,看看有没有可能把这只鹿带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