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0i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緣定你 起點-第一百七十七章 袁木死看書-56xn9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室内非常安静,一旁的仲安妮也听到了司文俊的质问声,她和司华悦均大吃一惊。
两人对视了眼,眼中都带着同样的疑惑,袁木死了?
“爸,你先别发火,”司华悦试图安抚司文俊的情绪,然后小心地问:“袁木她……死了?”
“说!是不是你干的?”
父女双方都急于知道答案,司文俊急着知道是不是司华悦指使人杀的袁木,而司华悦则急着知道袁木是死是活。
无奈之下,司华悦只得推脱说:“我得有那本事呀,监狱又不是咱家开的。”
“这么说来就是你干的了!”司文俊说完便挂了电话。
在电话挂掉的一瞬间,司华悦隐约听到她老爹的叹气声。
网游之倒霉催的
将手机从耳边拿下,对着碎屏自语道:“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是我干的?”
“因为你说她在监狱里。”所谓旁观者清,仲安妮直接道出答案。
如果司华悦不提监狱,或许司文俊就不会那么肯定,因为只有关注到了袁木,才会知道她已经离开了看守所。
司华悦恍然,还是老爹厉害,可都已经这样说了,让她再打电话过去解释无异于画蛇添足、不打自招。
想了想,司华悦拨通司华诚的电话,想从老哥嘴里知道答案,可电话响到底了司华诚也没接。
约莫过去一刻钟左右,黄冉冉给她把电话打了过来,声音很低,像是说话不方便。
“小悦,”黄冉冉跟司华悦年龄相当,每次这样老气横秋地以长辈的口吻喊她的乳名,司华悦就犯膈应。
“怎么了,有事吗?”司华悦没好气地问。
“你哥他现在不方便接打电话,你给他打电话是不是想知道袁木的情况?”黄冉冉问。
司华悦嗯了声,只听那边黄冉冉说:“袁木已经死了,据说是意外死亡。”
“意外?”监狱里死人可是大事,依情形不同,对相关人的处罚不同,若是自杀或殴斗致死,还会直接影响到该监狱当年的减刑假释名额。
七煞女帝 青墨烟水
“是的,意外!”黄冉冉声音一再压低,“听说是下楼的时候脚底不稳,直接摔了下去,撞击到头部当场死亡。”
一条人命就这样没了?
这个消息并未给司华悦带来任何喜悦,反倒让她感到心里格外沉重,一种近似于伤心的沉重。
“华悦,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人也已经死了,你也不要自责了。”
仲安妮强忍着眩晕感,双手撑住床边直起身,拍了拍了司华悦的肩膀安抚她。
“你该给袁禾打个电话,她是袁木唯一的一个亲人了,监狱如果要通知的话,肯定会先通知她。”仲安妮提醒道。
司华悦回神,点点头,拨打袁禾的手机。
袁禾的手机是司华悦给她买的,用她的身份证办的新号码,知道这号码的人不多,监狱那边肯定是不知道的。
女配同盟
司文俊是袁禾保外就医的担保人,监狱那边应该是先给司文俊打电话通知袁木的死讯。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袁禾才接听,她的鼻音很重,显然刚哭过。
“华悦,我姐死了……”连番失去至亲的打击,使她的声音听上去凄婉而又悲凉。
“我也是才听说这事,人已经死了,你也别太伤心,对袁木而言,或许这样死去比活着在监狱里受罪好。”
司华悦努力组织言辞劝慰袁禾,都是从监狱里出来的人,她的这套说辞直击袁禾心底最脆弱的部位,这无疑是最具有说服力的话语。
“嗯,我知道,我不伤心,就是觉着……她太年轻了,她还没有结婚,还没有生子,她的人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可她……”
说不伤心,可越往下说袁禾的声音越低,最后语声渐渐哽塞。
毕竟是骨肉血亲,尽管袁木生前做过那么多伤害袁禾的事,甚至等同于亲手杀死了她们的母亲,可她真的死了,袁禾依然难过。
袁禾的伤心让司华悦内心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凉,她何尝想袁木死?
一滴泪从她眼眶滑落,算是为袁木而掬,也是因袁禾而洒。
默然地走到饮水机旁,给仲安妮再倒一杯水。
这一次她直接将水递到仲安妮手里,让水温暖暖她微凉的掌心。
“你不用为我担心,”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疏微
见仲安妮一脸自责和担忧的眼神看着她,司华悦反过来安慰她道:“如果再来一次,我依然会选择让你活,让袁木死,你值得我这么做!”
二次元手辦制作師 時崎八雲
仲安妮没有接话,双手握着水杯摩挲着,良久,她对司华悦说了句:“你的恩我会拿命还!”
“别介!”司华悦抬头直视她的眼睛说:“你好好活着!你知道我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吗?”
仲安妮疑惑地想了想,司华悦不缺钱,不缺男人,这世上只要能用钱买到的东西她都不缺。
看着司华悦热切的眼神,仲安妮莞尔:“好,我知道了,作为你的朋友,我会好好活着!”她最缺的是朋友。
“对了!”司华悦一扫刚才的颓废,说:“安妮,你对余小玲可能不怎么了解,我跟她在一起待了快五六年的时间了。”
余小玲早先是在三监区服刑,后来因为肯吃苦,不怕脏不怕累,身体素质又好,被入监队的姜副监区长看好了,给要了去。
那时候司华悦已经在入监队服刑,所以,跟余小玲在一个监区整整相处了五六年的时间。
平时余小玲话不多,跟个机器人似的就知道闷头干活。
谁也猜不透她想什么,更摸不准她的性格脾气。
她在监狱里的人缘算不上好,也算不上不好,跟谁都不交好,也不交恶,包括她的联号。
唯独对司华悦不同,她总是没事就帮司华悦洗衣服或者打饭,干一些看起来不起眼,但却是些很琐碎的小事情。
司华悦从不欠人恩情,经常会偷偷地塞给她一些吃穿用的东西。
余小玲很爽快,也不推拒,司华悦给,她就接。
监狱规定犯人之间不允许互送礼物,这是为了杜绝拉帮结伙。但却根本遏制不了犯人间的“礼尚往来”。
监狱就是一个小社会,里面的人都是从外面大社会走进去的,所以,外面有的,里面绝不会缺,尤其是人情往来。
五六年接触下来,司华悦多少也摸准了余小玲的性格。
余小玲并非是一个狠人,也不是一个坏人,司华悦也曾跟她的联号谢天一样,怀疑余小玲是真的被冤枉的。
可眼下看来,她能悄无声息地将一起他杀伪装成意外死亡,这人是真的深藏不露,要么就是被监狱这个大染缸给彻底染黑了,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眼下袁木人已经死了,再去深究这些细节问题已经毫无意义。
问题是,袁木死了,仲安妮醒了,那初师爷的条件呢?
想到了顾颐,也不知道他们那些从大昀来的人都怎么样了检查的。
拨打顾颐的电话,他倒是很快就接听了,直接问:“监狱那边已经给我来过电话了,你干的?”
跟司文俊相同的问法,司华悦耐着性子反问:“袁木具体是怎么死的?”
“摔死的,”顾颐说:“昨晚她的胸牌丢了,听说她在监狱里的人缘不怎么样,没人愿意陪她下楼找,最后,是余小玲陪她下的楼。”
西楼二楼拐角有一个监控是坏的,这也是事发后监狱才发现的,而偏巧袁木就是在那里摔下去的。
当时的目击证人不止余小玲一人,还有姜监区长和医务室的一个值班狱警。
也正因如此,余小玲才得以摆脱杀人嫌疑。
监狱局侦查人员过去看过现场后给出的结论是,意外死亡。
“这事别人或许就这样信了,但你昨天刚通过我的关系去监狱里见过余小玲,给她带去了很多价值不菲的物品不算,还给她账面存了一万块钱,而初光开出的条件里有一条就是让袁木死,当晚袁木就死了,你别告诉我这是巧合!”顾颐直言不讳。
司华悦知道自己的智商糊弄不了顾颐,只得招供:“是,我去监狱的时候是有暗示过余小玲,让她杀了袁木。”
“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不在乎初师爷条件里说的遗书或者给我翻供这些东西,我在乎的是我的朋友的命!那晚抓捕初师爷,如果没有安妮,或许我们都死了!”
“袁木做过什么?除了杀她的亲人,就是嫁祸亲人离散,再要么图谋我哥,这个人活着就是一个祸害,一个定时炸.弹,必须得引爆她!”
司华悦越说越激动,甚至忘了仲安妮在场,把自己家那点丑事给抖搂了出来。
“就算她该死,也不该由你来杀死,你这是无视法律,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你居然还把我给拖了进去,你……”
顾颐的话还没说完,司华悦勃然大怒打断他。
“少跟我拽法律,你重视法律?那你明知我是冤枉的,怎么还眼睁睁地看着让我蹲了十年的牢?拖到现在还不给我翻案,你是打算让我背一辈子黑锅?”
“行,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来吧,抓我啊,当初就是你给我戴的手铐,这次继续!大不了二进宫,谁怕谁?来吧臭条子!我等着!”
窝了一肚子的火,这会儿全喷向顾颐。
发完火,司华悦感觉心里一下子亮堂多了。
回头,却发现仲安妮倚在床边虚弱地看着她,苍白的脸上隐有笑意。
“是那个姓顾的警察?”仲安妮问。
“除了他还能有谁?我也就敢冲他发发火了,你看这一个两个的,我家老头子我不敢发火,我哥不接我电话,我那狐媚子嫂子我又不能明着得罪,唉……”
司华悦无奈地叹了口气,别人都觉得她这个富二代不缺钱,没烦恼,所谓苦乐自知,谁苦谁清楚。
病房门开,司华悦和仲安妮警惕地看向门口,发现是笑天狼和李石敏来了。
“大门口来了个老外,说是要来应聘保安,怎么赶都不走。”
进来后,李石敏说:“那人说他叫真笨,说是认识你,还说你曾答应要收他。我和笑天过来替你,你上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