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ctk1人氣小說 火影之我能無限吞噬 ptt-第二百章 爲何行禮相伴-6if0q

火影之我能無限吞噬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無限吞噬
缓缓的双目一怔,随后,目光相对,之后更是心脏猛缩,本能的将全身的肌肉崩起。
仅仅只是一眼,就感觉到了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氛。
在忍者世界之中,拥有实力的人总是会拥有一些特权的。
“我累了,下次再说吧。”
林右说道。
施加在风影罗砂上的压力,也顿时就少了很多。
算上时间,还有两天半不到,中忍考试的序幕就会彻底拉开。
说起来,仅仅只是大蛇丸一人对付猿飞日斩,他还是多少有些不放心的。
毕竟,作为大蛇丸的老师——猿飞日斩。
绝对不是一个等闲之辈。
仅凭他一人的话,可能无法应对。
有了林右的加入,这件事情,也变得十拿九稳了。
“有意思,你…”
罗砂话都还没说完,林右就直接走了出去,甚至都不再理会风影罗砂接下来的话。
“下次再说吧,罗砂。”
林右直呼其名道。
随后…
更是直接从风影办公的地方走出。
不少人能够观察得出,此时,林右身上的气势,已经变得十分的雄厚。
看上去就像是发生了什么冲突了一样….
发生了什么吗….
“就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双手,掐住了心脏,让其无法跳动….”
风影土楼内,各路的职员看着林右离开的背影,纷纷的窃窃私语。
“我的身体….为什么在发抖…”
“为什么,看到他的家,我会有一种如坠深渊的感觉…就好像…身体正在快速的漫入黑暗之中….”
“这就是那个传闻中的水影林右嘛?”
大部分人,在看到他的时候,还是流露出应该有的敬畏…并且主动的让出行走的道来。
哪怕仅仅只是衣角之间,相互擦碰了一下。
尤其是建立在,这样年轻的一种外貌之下,更像是让人猜忌,他是不是拥有一种能够让人返老还童的忍术….
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如此的成就….
这简直就令人匪夷所思…
画面一转。
砂隐村中…
一处池塘之中。
海老藏脸上正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终于钓上来了。”
踏,踏,踏。
有力的脚步声,顿时从不远处的地方传了过来。
一道熟悉的身影,缓步走了过来,目光微沉。
“你来了,今天也有空陪我钓鱼的吗?”
傲世良妃 涅藍
海老藏略有些感慨…将刚刚钓上来的鱼儿放进一旁的鱼篓之中,随后又很快的,在鱼钩的位置上,放置了新的诱饵,重新扔到了水面。
这一刻。
仿佛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虽然身为砂隐的高层,但是,他们却几乎不过问村子里的事情,除非是非常要紧的事情,否则的话,一般来说,他们呆在池塘的时间,会比呆在自己的办公室还要久上很多。
“那个家伙,来了。”
千代婆婆盯着海老藏的后背,沉声说着。
随后。
“啊…..”
“你是说哪个家伙来着?”
此时,千代婆婆的脸上,更是露出了有些缅怀的样子。
大约,四五年前,他们就对这个年轻人,有过一定的兴趣,虽然没有正式的见过面,不过,这些年来,他们也一直在搜寻着有关这个年轻人的事情。
而不知道怎么了,从某一年开始,就再也得不到任何的消息。
而现在….他却重新出现在了砂隐村这个地方…..
这一切…
又将意味着什么?
我是漢靈帝
此时。
慵懒的神色,彻底被扫空。
海老藏眼睛也微微的眯了起来。
明明只有他们两人,却不知道从何开始,他们的身后,竟然出现了第三个人的身影。
一个故意遮掩自己面容的家伙,在这大白天的环境里,更是显得格格不入。
“千代大人,他发现我了…..”
取下面具,随之而露的是那微微发白的嘴滣,以及被吓得惨白的面色。
刚刚发生的一幕,则是刻在他的心头之中。
“啊,那个家伙…..”
神情微变,海老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只可惜,他并不是砂隐的人….”
事出非然,千代自然是没有过多的责罚。
妳認真了妳就輸了 敗雪lover
邪魅王子的寵愛甜心
“听说他和罗砂,秘密交谈的一番,在这种节骨眼上,如果没错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为了那等事来。”
“无论他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哪怕是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那个地方都会随之被搅乱。”
可以这么说,林右正是旋涡本身的化身。
賽爾號之次元神話
引导周围一切,顺着他的趋势,快速旋转。
“砂隐啊,很有可能…..要因为他的出现….”
海老藏话犹未尽。
虽然平日里,他也是一副怡然自乐的样子,但是在他的内心之中,那澎湃的野心,正在不断的翻涌着…
……
此时。
林右缓缓的走在了街头。
路过的忍者,也皆是自动的为他让出一条道出来,哪怕身边的人,有哪些人不明事理,都会被及时被他身边的人拉回去。
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
林右微微停下了脚步。
也就是在一瞬间….
数道身影降落在了他的面前,半膝微微屈地。
“嗯…林右大人,风影大人,想请您再继续刚刚的交谈….不知道…您…”
话音至此。
民間詭譚 魔雲子
那几名忍者说话同时,也开始变得结巴了起来。
在之前,他们并没有这个毛病。
涅槃禦道 慢熱球鞋
危险贝勒爷:福晋不好当
然而。
在面对这样一个人物面前,哪怕是说话的语调,就连训练出来的预感,都不在不停的发出警告。
绝对会死啊….
在这样的距离之下,如果被他突然袭击的话…那他们就会被一瞬间被杀死…
“没空。”
仅仅只是回答了两个字。
言简意赅。
开口随之带来的威压也是无语伦比的。
面前跪地的忍者,甚至不敢再多问一些什么,只是微微的鞠了一躬,便快速的离开了此地。
而就在刚刚。
他们才发现一个问题。
哪怕是面对风影罗砂大人的面前,他们都是点头示意…
而现在,面对,雾隐村的水影…
他们又为什么要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