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7tcu熱門都市异能 紅樓大貴族笔趣-第657章 臣權閲讀-tutlk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首辅率领百官至熙园恳请太上皇册立新君之事,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传遍整座京城的高门府邸,风头甚至盖过了景泰帝的大殓礼。
所有人,都密切关注着这件改天换日的大事。
河间王府花园,河间王挥手让汇报完的下属离开,然后仰靠在金丝楠木轮椅的靠背上,微闭着眼不语。
他在铁网山上受了重伤,所以没有去参加皇帝的大殓礼。
在他身后,为他推轮椅的家将忍不住说道:“王爷,首辅和众大臣齐聚熙园,形势只怕对靖王不利啊。”
身为河间王的亲信家将,他知道自家王爷是支持靖王的。
也是呢,王爷无子,而靖王作为王爷的义子,王爷自然没有道理不支持他。
另外,靖王也确实值得人疼爱呢,不但模样好、性子好,还知恩义,而且办事极为周到妥帖。
就拿王爷坐的这张椅子来说,据说是在王爷还没回京的时候,靖王就特意吩咐工部的人专门打造的,这不,王爷刚回来,就给王爷送来了。
可见靖王待王爷之诚心。
鳳傾天闌 天下歸元
所以,别说王爷喜欢靖王,就连他们这些王爷身边的老将,对靖王也是喜欢的紧。
要说那皇位不让靖王坐,他们也不答应!
“靖王毕竟才刚刚封王,甚至还没有举行认祖归宗的仪式,这个时候那些人去逼迫太上皇册立新君,只怕太上皇未必会立靖王。
太上皇可是不怎么看重人物品性和德行的,想当初四皇子那般恶毒,太上皇不但不追究他的罪责,还把皇位传给他……”
家将作为河间王身边的老人,知道往年的那些辛密。
幸好他们并不知道河间王也是太上皇的亲生儿子,否则,他们心中只怕会更加不满……
“心静,戒躁。”
河间王神色不动,仍旧闭着眼睛,只是嘴里淡然道。
家将便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从他一脸的不忿来看,他心头对往事还是很不爽。
当年他们王爷就是支持三殿下的,可惜三殿下却被小人害死!
难道现在三殿下同样优秀的儿子,也要受忠顺王那等庸碌小人之气么?
“仲义,这一次咱们回京的人,有多少?”河间王忽问。
死鬼經 腹饑子
家将面色一喜,连忙回道:“王爷,咱们这次奉诏回京的人马一共是两万人,上次铁网山上几乎没什么伤亡。
如今人马大部分都驻扎在城外,只有孙将军带着小部分人马,在城中听候靖王差遣。
王爷是不是要……”
家将心头有些激动,以前在西北的时候,王爷每一次清点兵马,都代表着要干一番事业……
聖地天使
难道,王爷已经做好了在京城动刀兵的打算?
嘿嘿,王爷以前派兵威慑那些戈壁上的部落、小国,可是很少有调集两万这么多的人马的。
身为跟着河间王待了半辈子军营的人,他对于自家王爷手下的兵,可是极有自信的,觉得王爷麾下的两万兵马,足以横扫京中那些软脚虾……
河间王显然没有他那样的自信,其眉头一皱,却没有呵斥他。
他知道身边的这些人有些其实并没有那么愚蠢和自大,只是因为跟在他身边,他们已经习惯了听从号令,而懒与去做权衡利弊之事。
因沉声吩咐道:“你将我的话带给马文生和许光达,让他们尽快在城外将校场开辟出来,然后如在边营中一样操练,不要在京畿与东北边的兄弟们面前,堕了咱们西北边军的名头。”
若是在往常,他自然不会刻意在京中权贵们的面前展露手下将士的威势,但是眼下的情况不同。
反正他已经身受重伤,还是为太上皇护驾所致,他也不怕有人言他图谋不轨。
本来他此举也没有别的用意,只是有的时候太过于沉默,别人还就会忽略你的实力,而妄图做些小动作来恶心人。
适当的秀一秀肌肉,才能让更多的人清晰的认识到,那个位置,到底谁才更有资格坐。
靖王是局中人,不好做什么,他这个做义父的,就得给他涨一涨声势。
而且他也有一种感觉……
太上皇或许是真的不行了,不然,以太上皇的制兵之道,在叛乱平息之后,就应该将西北和东北两面的边军遣返,至不济也应该分散安置,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直接扔在城外不闻不问……
“父王~”
后面的廊下传来云霓的呼喊声,河间王一挥手,家将便对着他和跑过来的云霓郡主一礼,然后退出去。
“父王,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就跑到园子里来了,这里面这么冷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近身照顾,云霓与河间王之间的父女情分倒是浓郁了不少,不像河间王刚回京时那般生分了。
此时听得云霓童稚清脆的关切之声,河间王心怀大慰,笑着招过她来,摸着她的脑袋,笑道:“父王戎马半生,这一点冷风如何奈何得了我……”
不等他说完,云霓便蹙眉道:“嗯哼,父王你还逞英雄,你都伤的这样了,靖王哥哥早就叮嘱过我了,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你要是再生病感冒了,我可没有办法向他交代。”
父王总是不喜欢听她的话,而很愿意听贾宝玉的话,因此她就很聪明的把贾宝玉的名号搬出来。
对此,河间王也是笑笑,并不驳斥。
刚回来的时候,他还觉得小女儿定是被太上皇和太后给惯坏了。没想到自己这一次受伤,倒是让他看见调皮不守规矩的小女儿那些好的方面。
见她如此关心自己,心中又生出不少愧意,只恨没有在她小的时候多陪陪她。
不过随即又摇摇头。
边塞苦寒,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要是她跟着自己,肯定不如跟着太后生活的好。
“咦,我刚刚找父王什么事来着……哦对了,时辰到了,父王你该喝汤药了!”
云霓惊疑自语一番,然后便钻出河间王的臂弯,冲后头叫道:“秀荣姐姐,快让她们将我父王的汤药端过来……”
白月光
随着云霓的吩咐,后方的丫鬟们将刚刚温好的滋补中药端上来。
曾经的妙音县主,现在也换上了一身丫鬟装扮,但是很显然她很得云霓的信任,都是走在丫鬟们前面的。
倾听背后的恋音
因此她主动端起那玉碗,来到轮椅之前,躬身将汤药碗递过来。
云霓便接住,主动服侍河间王用药。
细菌帝国之启示录
等她用羹匙喂了河间王几口,不由狐疑道:“咦,父王你老瞧秀容姐姐干嘛呀,你都把人家看得不好意思了……!”
饶是河间王见惯了风浪,早已练就极深的城府,此时听到女儿的质询,也不禁脸颊微抽。
微微瞪了阴阳怪气的云霓一眼,他接过汤碗,轻轻拨弄了一下羹匙,然后才道:“你是南安王的亲妹妹?”
霍秀容心中有些忐忑,听见问话,忙跪下回应:“回王爷,以前是,现在,现在奴婢只是郡主身边的丫鬟……”
云霓见她如此,又说的委屈,很是不受用,便上去拉她起来,责怪道:“哎呀,秀容姐姐你干嘛啊,不是说了在家里你还是我的秀容姐姐,在外头你才当我的丫鬟的么?”
霍秀容摇摇头,瞥了河间王一眼,没说话。
河间王将汤药饮了大半,招过丫鬟,将羹匙和汤碗放在托盘上,然后才淡淡的道:
“既然你和云霓小时候有感情,以后便安心待在云霓身边,忠心服侍。
至于霍家,你以后也不要去想了。
你哥哥谋逆,肯定是活不成了,至于你霍家其他人,若是能够活到新君即位,大赦天下,想来也还有一条生路。
不过,要是我发现你不能安分守己,还想着为霍家做点什么,以致于牵连到云霓,我定不饶你。
甚至绝了你霍家的血脉,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可明白?”
“哎呀,父王你干嘛啊,干什么要吓唬秀容姐姐!哼,秀荣姐姐现在是我的人,你不许欺负她!”
听见河间王教戒霍秀容,云霓第一个不情愿。过去抓住河间王的胳膊就是一阵甩。
嗯,父皇胸膛和右臂都受伤了,但左臂还好,她就甩这边……
八荒主宰
但是她这边一离开,霍秀容便又利索的跪回地上,眼泪婆娑,“王爷还请放心,奴婢能得郡主恩慈,救我和我母亲一命,奴婢已经是得天之幸,岂敢再作他想?郡主对我的恩德,奴婢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奴婢绝对不会做任何对郡主不利之事的,还请王爷放心……”
河间王这才点点头,道:“你下去吧。”
“是~”
霍秀容哽咽着艰难起身,将娇弱的王公贵女的出身表露的淋漓尽致。
就要随着丫鬟们回去,又闻云霓的声音:“秀容姐姐,你别哭哦,父王最不讲理了,以前他也总是训我的,你别在意,等我回去我们去找叶姐姐玩,不理他了!”
霍秀容回头看了一眼,也不敢接话,只是屈膝一礼,便退下去。
这边她刚走,云霓便继续发泄她的不满:“父王,你干嘛啊,秀容姐姐家里出了事,她已经够伤心的了,你还那样凶人家,真无情!”
河间王摸着她的脑袋,笑而不语。
云霓天性率真,心地善良,她肯定是不会做出欺压旧日小姐妹的事的。
所以,为了保护她,他便要当一当这个恶人,免得对方得寸进尺,生出多的事端来。
……
秋冬之际,阴风瑟瑟,吹得熙园外的大臣们瑟瑟发抖。
那宫里司衣处发的麻布孝服本来就不甚御寒,更何况这些文臣们本来就年迈体弱?
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大臣们坚持艰难,因凉寒所致的喷嚏声此起彼伏……
“元辅,若不然我们都回去吧,看起来太上皇是不会见我们的了……”
王维仁身后一人哆嗦着道。
他们从晌午之前,就一直跪到现在,要不是靠着那点文人气节作祟,他们早就走了。
唉,做什么来这儿受这遭罪,不但身体受罪,最糟糕的,还是心里遭罪。
虽然他们都觉得自己做的乃是正确之事,但是到了现在,也不禁开始反思,要是太上皇执意不给他们台阶下,他们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跪死在这里?
太上皇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们不就是请求册立新君么,难道皇帝死了不该册立新君?
他们又非要求太上皇做违背他心意的事,只是让他将心理属意的新君人选说出来,就这么难么……?
有人提议,自然立马就有人附和,想要打退堂鼓。
“就是,首辅,咱们还是回去吧,改日再来请旨也是一样的……”
王维仁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一百人,他们中,已经有相当一部分面露苦难之色。
这些人,原本就是摇摆之人,根本不是真心听从他吩咐之人。
但是他们可以退,自己绝对不能退。
他是首辅,则必须要有为相的尊严,岂能一味畏惧皇权?
而且要统御百官,他也必须要有威严。
今日他们这般兴师动众而来,要是灰溜溜而回,他岂非颜面扫地?
若是那样,那些人,岂非更有理由投靠到宗辙他们那边去了?
因此,给了身旁的门生一个眼神,他并不多说别的,只是转身,对着熙园叩拜而下,重复着那句话:“臣王维仁,率众臣,恳请太上皇圣躬明断,册立新君……!”
其他人立马看出他的决心。
王维仁身后的谭瑞生立马慷慨激昂的言道:“各位大人,自来天子遇事不明,则贤臣谏之!
今日我等所行乃是皇皇大道,纵然跪死在这白玉阶前,也是死得其所。将来青史之中,必定有我和众位大人的一笔……”
所谓君子可欺之以方,大概便是如此。
谭瑞生这么一说,别说那些唯王维仁马首是瞻之人心中少了许多顾忌,就是那些清流老臣,也是立马坚定了信念,甚至出言附和:
“谭大人所言极是,吾等所行不愧于天地君父,死且不惧,岂能畏惧严寒?
今日若是能以死以教太上皇明白吾等臣子心意,也算是死得其所。
各位大人,吾等与首辅,再请太上皇圣躬明断,早日册立新君!”
于是,就在这么一股坚定的信念之下,百余位大臣,朝廷柱石,再次整齐的跪伏于阶前。
似乎,他们真的要用自己的性命,为当代和后世,谋得那皇权之下,他们应得的臣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