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v9z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要做秦二世 愛下-第575章 生在帝王之苑,這便是他與生俱來的責任!(第五更)閲讀-vfw3e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
“公子高还是一个少年,连弱冠之年都不到,便背负这样的压力,李相不觉得很残忍么?”
对于此,范增有些不忍。
嬴高此番封君天下,更是战功赫赫,手握三十万大军,纵横不败,但是这并不能掩盖,如今的嬴高还是一个少年,连加冠之年都不到。
然而,大秦朝野上下,大秦君臣,朝堂之上的衮衮诸公便将这样巨大的压力,放在嬴高一个人的肩上。
这不光是残忍,更是一种疯狂的行为。
范增清楚,大秦君臣,明明有别的选择。
纵然这个选择有瑕疵,但是嬴高终究是大秦的希望,一旦出了问题,这等于是毁了大秦的未来。
一旦嬴高背负不起这样恐怖的压力,发生意外,那个时候可谓是得不偿失!
……..
面对范增的质问,李斯神情淡然,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化,见到范增停了下来,方才喝了一口酒轻笑,道:“其实本相也不忍心,但是生在帝王之苑,这便是公子高与生俱来的责任!”
“其余公子根本扛不起来,目下王上只能选择公子高,有时候出类拔萃,便意味着与风险交锋,时刻都有万劫不复的可能。”
这一刻,李斯深深地看了一眼范增提醒,道:“同样的道理,你我也一样,纵然有公子高护着你,往后的行事之中也要谨慎小心,免得引起朝臣攻讦!”
“自古以来,朝堂之上最为凶险,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这些话,本来李斯是不会说的,但是范增与他的儿子李由同在嬴高麾下,而且范增是一个大才。
有道是投桃报李,他这是在投资,想让自己未来的路走的更宽广。
“多谢李相提醒,范增感激不尽!”
这一刻,范增举盅,朝着李斯,道:“这一盅,范增敬李相!”
“先生请!”
范增与李斯都是当世大才,自然是相谈甚欢。
“犬子在西北,就有劳先生照拂了!”
李斯看着范增意味深长,道:“犬子在军事之上还是有一定的长处,老夫也想其在战场上建立功勋,毕竟在大秦还是战功最好!”
“哈哈哈……”
大笑一声,范增对着李斯一拱手,道:“李相放心,此事我一定会跟公子提及!”
“有劳!”
……..
貓痕
范增离开了李斯的府邸不久,便遇到赵高。
RollingStar
见到范增出来,赵高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郁,连忙朝着范增一拱手,道:“先生,王上有请!”
“范增见过赵府令,请!”
……..
轺车隆隆而行,由于李斯的府邸距离王城并不远,一刻钟之后,范增与赵高便来到了咸阳宫之中。
走进咸阳宫书房,范增连忙朝着嬴政肃然一躬,道:“臣范增拜见王上,王上万年,大秦万年——!”
時空軍火商
“不必多礼,坐!”
“诺。”
狼群外傳
范增落座,然后朝着嬴政一拱手,道:“王上,召见臣,可是有事吩咐?”
嬴政放下手中的竹简,目光落在范增的身上,一字一顿,道:“公子高让你此行咸阳,将他的原话告诉孤!”
“不得有丝毫的遗漏,否则孤会让你见识一下何为秦王之怒!”
“诺。”
这一刻,范增的脸上迅速浮现一抹无奈之色,他本来以为这件事都已经过去了,但是秦王政依旧是专门将他找来询问,由此可见,必然是听到了风声。
心中念头闪烁,在这个时候,范增也不敢违背秦王的意志,在整个大秦,公子高虽然如日中天,但是秦王政才是真正的主宰者。
一念至此,范增连忙朝着嬴政一拱手,道:“臣不敢欺瞒王上,临行前公子却有话交代!”
“说!”
这一刻,在嬴政身上范增真正意义上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神威如狱。
大宋权相
“臣曾问公子,此行若是群臣不答应当如何?”
——————
范增神色变得凝重,在此时连呼吸也变得粗重,顶着巨大的压力,朝着嬴政一字一顿,道:“公子言:以本将之功,以三十万大军之名,为三军将士请功,群臣一定会同意的!”
将此话说来,范增仿佛虚脱了一样,在心里不断地念叨着:“公子,属下对你不起了!”
豪门继女的重生日子
他也不想这样做,但是秦王政太恐怖了。
“嗯!”
点了点头,嬴政所带来的恐怖压力消失,朝着范增,道:“这才是公子高的做事风格,任何一件事,他都会做的滴水不漏。”
“只有这句话压底,你此番前来咸阳,才会事成!”
巨大的压力如潮水一样席卷而去,这一刻,范增心中竟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慨,心中连连感叹:伴君如伴虎,古人诚不欺我!
“爱卿此去,替孤传达一句话给公子高!”嬴政深深看了一眼范增,语气肃然,道:“告诉公子高,他的一切决定,只要是不损害大秦的利益,孤都支持。”
“诺。”
点头答应一声,范增连忙朝着嬴政一拱手,道:“臣一定将此话带给公子,请王上放心!”
“去吧!”
……..
离开咸阳宫书房,范增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自己从咸阳宫书房出来,仿佛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太惊悚了。
玩转魅色男团
回到府邸之后,范增并没有立即出发,而是决定在府中休息一夜,此时此刻,他的身体以及情绪状态,根本不适合长途跋涉。
天才儿子极品娘亲
咸阳宫的那位,高高在上,犹如神灵一般,高不可攀。
今日见嬴政给范增留下了极大地阴影,这个时候,范增也多少的明白了,为何嬴高如此的出类拔萃,战功赫赫,但是言辞之间,对于秦王政依旧敬畏有加。
以前他以为公子高纯孝。
“王上,范增返回府邸休息了,并没有立即出行!”
闻言,嬴政点了点头。
今日他震慑范增,自然是有他的道理,嬴政心里清楚,范增其实是嬴高从楚国绑来的,这样的盖世大才,被公子高用粗俗的手段威胁,在嬴政看来,这便是祸端。
故而,他想要借这个机会,敲打一下范增。
“在监视三个月,三个月之后,若是一切如常,便撤掉我们的人,免得被公子高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