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fdu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混沌城 愛下-第1050章 末日武裝相伴-xpl98

我的混沌城
小說推薦我的混沌城
李汉强事先可想不到旧日战争骑士萨乌尔身上有这么多的金票!
十一级【无限剑楼】的合成成本不菲,就算合塔全成功,至少也需要819200张金券,外加81920点混沌能量,现在李汉强有了这133600张金票,可兑换13360000张金券,之前在拉顿大帝的地宫中还得到了80块能量宝石,每块能量宝石能提供一万点混沌能量,这就是80万点混沌能量。
若年少有為
仅靠这些收获,李汉强就可以轻轻松松合成出九座十一级的【无限剑楼】,而八座十一级防御塔可以合成十二级防御塔,所以李汉强完全可以去尝试合成十二级的【无限剑楼】了。
不过为了吃更多的利息,李汉强暂时还不想合成十二级的【无限剑楼】,他还要继续攒钱,暂时憋一憋,以后不受穷!
明匪 陳安野
他只恨现在不能将这些金券送到好运角杂货铺。
当然,荣耀之城折损了四座十一级的【无限剑楼】,李汉强觉得等自己回去后还是有必要补充补充的,毕竟荣耀之城如今是凌霄城最重要的战争机器。
美滋滋的算了一番利息之后,李汉强再看那套末日武装,只见十三个漆黑如墨的部件构成了一套外表狰狞的战甲,这战甲立着,从外表看起来就仿佛是一个制作精良的机器人,整体全封闭,就连双眼的位置都不留空洞,膝盖、手肘、肩膀、脊背中央等位置都有尖锐的倒刺,有一把长柄战锤做兵器,而战甲的各个部件,源源不断的逸散着单薄的黑气,那其实不是黑气,而是黑色的火焰。
————
末日武装:可成长套装,唯一套装,暗金级,限定战士、剑士等近战职业装备,限定装备等级300(玩家装备后死亡至少掉落一个部件,NPC装备后死亡套装部件全部掉落)。
套装包含部件:头盔、面具、项链、护肩、战甲、护腕、手套、披风、腰带、战裙、护膝、战靴、战锤,套装部件属性叠加。
网游之刺尽天下
套装能力:凑齐一套末日武装,额外增幅生命值100%、减伤90%、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提升60%、可开启短时法力无限状态、攻击附带末日审判效果、激活末日黑炎。
说明一:末日武装为可升级成长型套装,最高可成长为800级套装。
说明二:末日武装是旧日战争骑士收集第四末日的身躯碎片制造而成的强力装备,因此这套末日武装拥有一定的末日气息,可以压制天启骑士等特殊职业以及某些末日生物。
————
“这末日武装居然是用第四末日的身躯碎片做成的,还是萨乌尔做的,看来这位旧日战争骑士真的非同寻常,他身上一定还关联着更多的剧情任务吧,作为追随过第四末日的天启骑士,也许他还有更多的宝贝。”
李汉强默默琢磨起来。
【末日武装】无疑很强大,十三个部件提供的属性叠加起来本就很夸张了,凑齐套装还有强大的额外加成,可以说除了【大圣武装】之外,这是李汉强见到的最强的套装了。
而且,这【末日武装】的装备条件相对比较宽松,只要是等级超过三百级的近战职业都能装备,似乎不仅玩家能装备,NPC也可以。
“这套末日武装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如今送给大帝,希望大帝能为他找一个好主人,不要辱没了我的手艺。”
旧日战争骑士萨乌尔一边看着【末日武装】,一边说着,明显他对这套装备十分的不舍。
一遇北辰,一世安然
不过周围其他NPC……
蚌仙子看也不看【末日武装】,甚至还远离,似乎对这套极品装备有些抵触,闲云大仙和野鹤大仙也对着【末日武装】不感冒,两人聚在一起讨论着荒兽内丹,邪王子到旁边研究埋骨人去了,传奇召唤师迪卡很不喜欢【末日武装】的外形,他也不忌惮旧日战争骑士,指点着批判。
唯有葫芦大仙眼巴巴的看着【末日武装】。
李汉强有心试验一下NPC能不能用【末日武装】,看到如此情形,便道:“葫芦大仙,你来试一下,能不能穿上这套战甲!”
“好嘞!”
葫芦大仙顿时惊喜,他上前一通操作,先将末日武装的十三个部件一一拆解,然后装备到自己身上,全程居然没有任何阻碍。
最终,葫芦大仙穿上了整套的末日武装,带着一身黑色火焰,哼哼哈哈挥舞末日战锤,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显得冷厉、霸道。
拳霸天下
“居然真的可以!”
李汉强点了点头,心说就先让葫芦大仙穿着这套末日武装吧,也算强化一下他的战力。
其实按照李汉强的想法,葫芦大仙只是个上等BOSS,还不够资格拥有末日武装,好钢要用在到刀刃上,这么强力的装备,应该给更强者使用才对。
不过如今在荒古禁地中,让他穿穿也无妨。
——————
等以后回到凌霄城,不管是这【末日武装】还是【大圣武装】,李汉强都会交给天道来处理,让其转化为云海秘宝,增强能力,再通过天劫来赐予,那样会是最完美的分配方式。
接下来李汉强与一众NPC继续跟随埋骨人前行,荒天之主第三位爱徒存身之处似乎颇有些远,埋骨人走了一个半个小时还没到,等他停下来的时候,李汉强本以为目的地到了,却发现埋骨人在收拾一具尸体。
那尸体不知是何人,穿着古服,皮包骨头,头发掉光,已经分辨不出男女,显然是因荒古禁地的诡异力量而老死的,埋骨人将它扛起,再次前行,又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了一个墓园。
墓园中竖满了没有文字的墓碑,然后这埋骨人不紧不慢的挖坑,用了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塑了一座小墓,将自己扛过来的古尸掩埋其中。
“这埋骨人还真是埋骨人……不过,大哥你是不是忘了正事了,咱们可不是跟过来看你埋骨的!”李汉强嘀咕了一声,上前催促埋骨人。
修真世界 方想
埋骨人不为所动,接下来却来到一座无字墓碑前,原本闭合的眼睛睁开,不带任何神采的看向墓碑,久久不动。
“什么情况?这墓碑与众不同?埋骨人有剧情?”李汉强立刻有所领悟,他认真的打量起那块无字墓碑,以及墓碑之后的小坟。
那座小坟确实有些不同,位于这片墓园的最中央,其他的坟墓都是围绕着它分布的。
此外,那墓碑之上虽然没有文字,上方却放着一个用红绳和碎玉编制的手链。
李汉强上前查看那手链,发现那是【红绳手链】,属性信息只有四个字:“剧情物品!”
也在此时,李汉强收到了系统提示:“叮,发现龙棺之谜剧情道具【红绳手链】。”
“剧情物品。”李汉强立刻想起了星空古路主要剧情【龙棺之谜】的任务要求,要完成这任务,需要达成三个条件,分别是收集五件剧情道具,找到三位隐藏的剧情人物,以及达成三个剧情事件。
现在,这个剧情任务的进度是百分之零,李汉强哪个任务目标也没完成。
事实上,他一早就把这个任务当成了随缘任务。
太子爷深宠:霸道太子妃 穆辛遥
“我可以将这红绳手链带走么?”李汉强试探着向行走的埋骨人问道,按照系统提示,如果他将这条红绳手链带到九龙棺内,应该就能触发某些剧情。
行走的埋骨人不置可否,李汉强在旁边等着半晌,见他始终没动静,便道了声:“那我就不客气了。”
言罢,他冲着那无字墓碑一拱手,便将红绳手链取走了,有系统提示立刻在他耳边响起:“叮,恭喜您获得了任务道具红绳手链,该物品不可存入储物空间,死亡必定掉落,将其带回九龙棺,将触发相关剧情。”
则是,行走的埋骨人也闭上眼睛,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转身迈步而走。
“大家跟上!”
李汉强心说这回应该是去寻找荒天之主的第三位爱徒了吧,这要还不是,自己虽然没事,可闲云大仙、野鹤大仙等人可就有些撑不住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差,反正自从救了旧日战争骑士之后,这一路跟随埋骨人,居然一处荒兽据点也没有发现,闲云大仙等人储备的荒兽内丹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一旦没了荒兽内丹,他们可扛不住荒古禁地的力量。
而且,从之前在荒兽据点的狩猎经历来看,荒兽并不会在据点内刷新,李汉强就怕荒兽是有限资源,所以赶紧救出荒天之主的第三位爱徒,然后带着闲云大仙他们离开荒古禁地才是上策。
帝少橫刀奪愛:搶來的小甜妻
只是这埋骨人似乎真的忘了正事了,接下来又捡了一具尸骨,居然半路折回,送回墓园掩埋!
不过这次他捡到的尸骨有些不一般,掉落出一块腰牌,腰牌正面有“金光圣地”四个字,反面刻着“长老”二字,这是一块“金光圣地的长老腰牌”,李汉强给顺了过来,发现它还是一件秘宝道具,装备之后,可以获得【金光护体】能力,而且可以通行金光圣地中除了禁地之外的所有地方。
“这件道具对以后攻略金光圣地应该有点用处,先收着了!”
李汉强将【金光圣地长老腰牌】收起,无奈的继续跟随着行走的埋骨人。
而此时此刻,凌霄城外,外城虚空岛,一架钢铁战斗机在天空中划过弧线,稳稳的落于地面。
咔咔咔咔……
那战斗机居然迅速变形,很快化作人形,他正是神机大盗,专程从好运角黑市赶来。
“屠龙工作室还是人少啊,要是有个助手,何须我亲自出马?”神机大盗摇头叹息,他最近忙于第三届屠龙精英赛的事务,频频与各方人士接触,可谓忙的不可开交。
不过他还是抽时间来到了这里,因为李汉强让他来找灵大人,收集一些初代毁灭使徒的信息。
灵大人此刻就在这外城虚空岛中,他与杰克菩萨、埃尔法博士的助手辛加德、首席机械师瓦坎二世以及马自达在一起,正讨论着外城虚空岛的改造。
如今这外城虚空岛正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超过一万子民在此劳作,经常有劫掠飞艇、巨鳄飞艇和北冥云鲲从云海之门中往来,当初从古神躯体中分割出来的大量材料,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用在了外城虚空岛当中,使得这外城虚空岛有了一些古神的样子。
神机大盗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挤到灵大人旁边,灵大人侃侃而谈的,看起来似乎比他还要忙的样子,都不看他一眼。
“卧龙城主,你有何事?”
绚日春秋
还是杰克菩萨第一个向神机大盗打起了招呼。
“我来找灵大人!”神机大盗向着灵大人道:“大帝在星空古路遇到了初代毁灭使徒,他让我来向您询问这初代毁灭使徒的根脚,有没有收服的可能。”
“你说什么?初代?”灵大人闻言顿时大惊,“主人他发现了初代毁灭使徒?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大帝还说了,这位初代毁灭使徒似乎很想见你!”神机大盗倒也干脆直接,“大帝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信息,现在他无法从星空古路返回,我可以带传信息。”
“想见我?”灵大人脸色变得古怪,缓了好一会儿,道:“罢了,罢了,大帝现在的实力也不弱了,告诉他一些事情也无妨!其实那初代毁灭使徒,很有可能是我的前身!”
我!掌控全球 秋刀魚的滋味
“前身?”神机大盗有些不懂,不过他也不在意。
“说是前身其实也不一定正确,因为我和他从一开始就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不过我是从其体内诞生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在我诞生之时,他已寂灭,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时,他盘坐在一个罗盘上,在茫茫混沌虚空中飘荡,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从其体内诞生,这根本不符合守护之灵的诞生条件,后来我离开了他,在一座虚空岛中扎根,慢慢变得强大,再后来那座虚空岛被毁掉了,我就成了毁灭之灵,漂流无数岁月后,我成立了灵团,突然有一天,我又遇到了他,他仍旧与我记忆中的一样……”
灵大人似陷入回忆,双目望向天空:“后来我就将他带回了灵团,和首席一切对他展开了研究,当时我有心成就毁灭,一时兴起,便与首席一起将其塑造成了我的使徒,不过后来他突然觉醒了自我意识,其实我并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真正的意识,反正他摆脱了使徒的命运,脱离了灵团的掌控,再后来,他就失踪了,而我放弃成就毁灭,又遭到了首席的暗算,最终只能躲到吸灵戒指中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