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805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四百八十六章 給你個終身難忘的教訓閲讀-96ege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钟无烟被天玑一掌击飞,体内灵力一片紊乱,完全不受控制,本以为会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却不料忽然有一股柔和的力量自身后传来,将自己稳稳托住,忍不住抬头看去。
“镇……钟文!”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酷似弟弟钟镇海的俊秀脸庞,只是更年轻一些,表情也更为鲜活。
钟文低下头,对着怀中的钟无烟微微一笑,随即轻轻降落在了一座阁楼的楼顶。
“谢、谢谢!”
钟无烟眼圈微微泛红,心中思绪万千,一时竟然忘记了伤势带来的痛楚。
鬼出棺
就在这一瞬间,钟文温和的笑容与记忆中的弟弟重合在了一起,悲伤和喜悦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同时涌上心头,美妇人秀鼻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吃下这颗丹药,好好休息。”
钟文将一颗通体雪白的丹药递到她嘴边,柔声说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罢。”
钟无烟只觉一股异香扑鼻而来,丹药尚未入口,精神已然一振,仿佛连伤势都减轻了几分。
“这丹药太过贵重,你还是留着罢,关键时刻可以保命。”她内心颇为激动,口中却拒绝道,“我的伤势,还用不到这么好的药物。”
即便对于她这样的圣地长老而言,“回天丹”也算得上是疗伤圣药,在她看来,这枚丹药对于钟文而言,必然是极为珍贵的保命之物,如何肯轻易消耗掉。
“不过是低级丹药罢了。”钟文微微一笑,略微有些强硬地将“回天丹”直接送入钟无烟口中,“我手上多的是。”
钟无烟还未来得及拒绝,便觉一股浓郁芳香涌入口中,直下肺腑,强劲而温和的药力瞬间流遍四肢百骸,被天玑重创的经脉骨骼开始持续恢复,不过数个呼吸间,伤势竟已有了大幅好转。
这哪里是低级丹药?
寰宇法神之網遊系統
简直是疗伤圣品啊!
钟无烟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对于钟文竟然愿意拿出如此宝贵的丹药救治自己,不觉大为感动。
然而,接下来的场景,却彻底颠覆了她的情绪。
“够不够?”只见钟文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瓶子递到她跟前,满不在乎地说道,“若是不够,这里还有几十颗,随便吃,反正不值几个钱。”
钟无烟:“.…..”
她忽然有些迷茫,开始怀疑自己和钟文,到底哪一个才是圣地中人。
“师父!”季薇竹纵身跃上楼顶,快步赶到钟无烟身旁,关切地问道,“您没事吧?”
“没事,服了钟文的丹药。”钟无烟回过神来,柔声说道,“已经好了大半。”
“小师弟,谢谢你。”季薇竹的秋水双眸之中满含感激。
“谢什么?”钟文笑着摆了摆手道,“我救自己亲姑姑,岂非理所当然之事?”
“孩子,你……”
听见他口中蹦出“姑姑”二字,钟无烟先是一愣,随即露出狂喜之色,“你愿意认我这个姑姑了么?”
“咱们的事情,稍后再说。”钟文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角,“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说着,他的视线落在了天玑和珠玛身上,眼神忽然变得凌厉无比,杀意盎然。
“小心,此人已经感悟大道,还拥有空间灵技。”钟无烟连忙出声提醒道,“圣人之下,只怕罕有敌手。”
“是么?那我倒要好好见识一番。”钟文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句,随即转头对着季薇竹微微一笑,“季姐姐,麻烦你留在这里照看一下姑姑,小弟去去就来!”
两人的眼神交织在一处,季薇竹俏脸莫名一红,感觉有些心跳加速。
只因自从相识以来,钟文虽然态度温和,眼神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猜疑、疏离乃至排斥之感。
似这般真挚而温柔的笑容,简直前所未见。
小师弟好像……变得有些不同了。
季薇竹凝视着眼前的钟文,只觉他的气质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人仅仅对视了片刻,便给她带来一种如沐春风的亲切感。
“嗯。”她下意识地点头应道,“你小心些。”
下一刻,她忽然发现,站在自己眼前的“钟文”竟然并非本人,而是一道虚影。
籬畔衰草寒煙情 依月吟寒
而真正的钟文,却早已施展“紫虚龙影步”,出现在了围困着珠玛的方形囚笼左侧。
“珠玛,对不起。”望着蜷缩在黑色方块之中双目通红,哭泣嘶吼的小丫头,钟文满脸愧疚,柔声说道,“我来晚了。”
此时的珠玛早已神志恍惚,只是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对于钟文的到来,竟似毫无所觉。
“稍等,我这就救你出来!”钟文眼中的愧色更浓,右手高举过头,掌中凭空出现了一柄黑色长刀。
天玑并未出手阻拦,而是静静地凝视钟文的一举一动,空洞而淡漠的眼神中,隐隐闪过一丝讥讽,一丝轻蔑。
他显然并不认为眼前的白衣少年,拥有打破空间囚笼的能力。
然而,这份自信和从容仅仅维持了不到两个呼吸,就在钟文挥刀的那一刻,天玑的眼中忽然爆射出震惊之色。
自打出场以来,始终淡定从容,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他,第一次情绪失控。
只因钟文那看似轻描淡写的刀势之中,竟然蕴含着空间之力。
“破碎虚空”,传承自上古五大元圣之一“苍穹客”李道隐的圣灵品级绝学,修炼到了一定境界,能够施展空间之力,斩破一切,所向无敌。
只见空中那约莫两尺长宽的黑色方块忽然从中间一分为二,露出了小丫头珠玛纤弱的身影,随即化作一片片黑色灵屑,逐渐飘散零落,最终消失无踪。
创世六界 昊钺
“珠玛!”
眼看着珠玛就要从空中跌落,钟文脚下踏出一步,伸展双臂,将小丫头瘦弱的身子一把抱住。
“杀了你!杀了你!”
此时的珠玛面色煞白,双目赤红,脸上的表情既狰狞,又憔悴,分明已经没有了力气,却还是在钟文怀里拼命地挣扎扭动,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着,周身被浓郁的煞气所环绕,原本清纯可爱的小丫头,竟变得好似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般形貌可怖。
“珠玛,是我!”钟文望着珠玛惨不忍睹的模样,心疼不已,在她耳边轻声唤道,“我是钟文。”
“啊!!!”
珠玛的神智并未清醒过来,反而如同受了极大的刺激一般,惊声尖叫了起来,柔嫩的小手狠狠抓掐着钟文的手臂,四周的煞气浓度骤然暴涨,几乎将两人的身形完全掩盖,“你们这些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钟文不躲不闪,任凭珠玛狠命撕扯着自己的手臂,只是轻轻捧起小丫头的脸蛋,深深凝视着她血红色的双眸:“珠玛,没事了,好好休息罢!”
珠玛奋力扭动着粉颈,试图挣脱钟文的双手,却只是徒劳无功。
“睡罢!”钟文眼中闪过一丝妖异之色,声音无比温柔,“等你醒来,一切都会过去了。”
小丫头娇躯一颤,停止了挣扎,眼中的红光缓缓退去,表情逐渐恢复了平静,围绕在周身的黑色煞气渐渐黯淡下来,最终消散于无形。
“睡罢!”钟文的声音愈发轻柔,如同恶魔的呢喃,又好似妖精的吟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小丫头的眼皮开始打架,过不多时便脑袋一歪,搭在了钟文的肩膀上沉沉睡去,呼吸匀称,容色平静,嘴角挂着一丝甜甜的微笑,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宁静可爱。
《墨子》 吾生不认书
钟文将珠玛横抱起来,脚下龙影闪现,瞬间出现在文太身旁,将小丫头轻轻放在了蛤蟆背后,随即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戾色,用虫语发问道:“刚才欺负珠玛的,都有谁?”
“噗!噗!噗!”
毒蝎子小谢二话不说,翘起紫金色的尾巴,以闪电般的速度,对着天玑、狂狮尊者和麻报国分别射出一根尾针。
吸收了这一波狂暴煞气之后,小谢的智力水平又有了极大的提升,却终究还是无法听懂人言,根据适才的战况,它只是本能地将这三人列入了黑名单,却未曾囊括宫九霄和宫羽凡等其余诸人。
至于另一大元凶的黄泉尊者,则早已死得不能再死了。
“就是这三个么?”钟文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冷笑,“很好!”
言语间,他脚下浮现出道道龙影,看似还站在原地,真身却于倏忽间出现在狂狮尊者跟前,伸出右掌朝着对方面门狠狠抓去。
狂狮尊者堪堪躲过一枚钢针,心神未定,哪里料到钟文会来的如此之快,刚想后退闪避,忽然感觉心脏一阵剧跳,浑身灵力紊乱无比,竟然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砰!”
钟文一把捏住狂狮尊者的脸颊,自数丈高空中狠狠向下砸去,将他连头带身体狠狠摁进地面之中,脑袋与石块激情碰撞,爆发出震天巨响,其间隐隐夹杂着头骨碎裂的声音。
怎么可能!
堂堂灵尊强者,在钟文面前竟然犹如孩童一般,丝毫没有抵抗之力,一众灵尊大佬无不色变,完全没有料到这名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钟文站起身来,轻描淡写地拍了拍双手,而躺在地上的狂狮尊者却双目鼓起,嘴巴大张,脑袋深深嵌在地里,七窍之中不断有鲜血流出,将四周的尘土都染成了暗红色,四肢僵硬地微微翘起,固定成一个古怪的形状,一动不动。
心思细腻、修为精深的灵尊大佬,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丢了性命,直至临死前,甚至都不清楚对他出手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钟文转头看向空中的“浑元形意门”掌门麻报国尊者,对于已然归西的狂狮尊者,竟是再也不愿瞥上一眼。
麻报国心头一颤,忽然有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
“年轻人,你这般肆意横行,莫非要和整个帝国修炼界为敌么?”他自恃身份,当然不可能开口讨饶,只好硬着头皮道威吓道,“老夫劝你耗子尾汁,及时收手,千万不可自误!”
“说完了么?”钟文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若是你还要执迷不悟。”麻报国兀自喋喋不休,“我这两百六十九岁的老同志,也不介意给你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说完了,那就去死吧!”钟文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麻报国心知不妙,连忙击中精神,双臂齐舞,掌心之中电光闪烁,呲呲作响。
“吃我一记闪电……”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心头猛地一跳,紧接着体内灵力逆行,浑身一僵,登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这一刻,钟文沙包大的拳头如期而至,好似铁锤一般,狠狠砸在了他红润的右脸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