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ex8優秀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起點-第0720章 就見不得忠義之士離我遠去閲讀-n4xz6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杨柏跟关平说了今日在南郑县府衙的事情。
他大哥是如何的据理力争,与阎圃险些发生争斗,当场上演拳脚,血溅议事厅。
加钱的事情,关平说一定会尽力筹措,尽量让他大哥满意。
不为别的,能轻易知道张鲁高层的事情,那就是赚到了。
杨柏心心念念关平果然是个忠义的小兄弟,自家大哥如此过分的要求,这都没有发怒,一定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杨柏对此觉得心中有愧,待到将来拿到礼品后,自己就少拿十金吧!
对此关平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为难的,一般能用金银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
尤其是有杨家兄弟,这种收了钱,还肯尽心尽力为你办事的人,那可真不多见了。
现在有多少都是吃干抹净,然后让你回去等消息的事情,然后不了了之的。
既是要钱,那关平就建议慢慢喂杨松。
一次比一次多,就是拿钱砸的他舍不得拒绝,给的太多了,让他觉得背叛张鲁是值得的。
有杨松这个内应,拿下汉中,对于三兄弟社团而言,这点送出去的金银,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杨将军,没别的,我这个人就爱交朋友。”关平顿了顿道:
“我这就给我大伯父修书一封。”
杨柏点点头,这种一点都不含蓄,上赶讨要钱财的事情。
他实在是没有他哥杨松那般收放自如,面色如常。
“只是我没想到阎圃那心思竟然如此歹毒。”关平一边写信一边挑起话头。
双方想要快速拉近距离,那首先便是要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而阎圃对于双方而言,都是找不痛快的人。
“关贤弟,实不相瞒,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杨兄,要不说咱们两个是兄弟呢。”关平随口应了一句。
杨柏跪坐在一旁气哄哄的吐槽道:
“可是我大哥不让我动他,说什么当主公的不希望底下人和和气气的。”
“你大哥怎么会这么想?”关平继续写着信说道:
“实不相瞒,我大伯父真的是希望麾下能够一条心,就算是有矛盾,他也会及时调节。”
“是吧,怎么会有当主公的愿意自己麾下总是有人掐架。”
杨柏像是找到了知己一样,他大哥就是个憨人,只认钱,不认别的。
还特爱说一些狗屁道理。
“杨将军,你想想,当初四世三公袁绍是怎么输的?”
“怎么输的?”
“还不是手底下的人不是一条心,各自纷争,结果袁本初大好的局面,被曹操给击败了。”
杨柏连忙拍手,知己啊!
要是袁绍手底下的人能够一条心,焉能会有曹操的事情?
不对,可我等于曹操啊!
杨柏想了想,开口道:“我不知道要如何劝我大哥。”
“杨将军自己心里清楚便好,汝大哥掌舵杨家多年,一言堂习惯了。
就算想劝也改不过来,徒徒让兄弟情分变坏。”
“别看关贤弟年岁不大,懂得的道理倒是不少。”
杨柏对于关平越发的有好感了。
真乃知己啊!
哪像他大哥,讲道理连个例子都不会讲,寻常人能明白多少?
杨柏心中暗暗猜测他大哥就是这样,显得周遭兄弟没有他聪明罢了。
“自小耳濡目染,只想匡扶汉室。”关平写好信,在一旁晾干。
“我方才见关贤弟总是翻书,莫不是有些字不认得?”
“确实,经常领军打仗,读书时间不多,有些字确实不认得,而且字还有些难看,就不给杨兄看了。”
关平自然不能说这是在写密信。
“我懂!”
杨柏点头,要钱的事情,总得隐晦一些。
“对了,师君给了我一块玉牌,可以自由进出阳平关,且先给贤弟送信用。”
“啊,用不着吧?”关平推脱了一句。
杨柏确实颇为郑重把玉牌递给关平:“以后兴许就不是一回两回能解决的了。”
他很清楚自己大哥的脾气,把关平这只羊薅干净了,那刘备就得多薅几次。
提前给了关平玉牌,免得到时候他的人被拦在阳平关外,运送钱财倒是麻烦,而且容易走漏风声。
“哦。”
关平脸上露出不解的样子,可心里却是想要大笑。
正发愁如何多用钱砸杨松呢,没想到连进入阳平关的玉牌都弄到手了。
看来杨松只要钱到位,管自己的主公是不是张鲁!
很好。
很有底线的一个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而且有了自由进出阳平关的玉牌,用处可大了。
“报,少将军。”留赞进门拱手道:“门外有一个自称是杨昂的人,说是有事,前来拜见。”
“杨昂?”
关平把书信和玉牌递给周鲂,让他差人给送到葭萌关去。
“是我堂弟。”杨柏急忙开口,他怎么来了?
“既然是杨兄堂弟,那便快快请进来。”
杨昂风风火火的走进来,给人第一印象就是鼻子很大。
“堂兄?”
晚安,死神娇妻
杨昂没想到杨柏竟然这么快就赶到汉城来了。
“可是有事?”
“师君决意亲自来汉城见关小将军一面,特地让我来打个前哨,准备一二。”
“啊?”杨柏没想到会是这般情况。
就算是见关平,那不也得让关平前往南郑县,怎么还反过来了?
关平也是有些不解,张鲁此行的目的何在?
“杨将军可是有什么安排?”关平颇为客气的拱手问了一句。
杨昂摇摇头,表示没什么,总归就是一个安全问题。
“还望关小将军能够管好麾下的士卒,莫要出了什么差错为好。”
“这我自是晓得,会传令下去,约束士卒,不可妄动。”
“如此便好。”
杨昂觉得关平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他可不是自己来的。
接到命令后,便直接领着早就预备好的万余人马来到汉城。
无论如何,都得保证张鲁的人身安全。
杨昂觉得,就关平手中的三千人马,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关平则是在想,张鲁如此平易近人,主动来汉城拜访自己的目的到底何在?
思来想去,关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还是见招拆招。
当天夜里,张鲁就乘着马车进入了汉城,但是没有前去拜访关平。
高级的宴会一般都是在白天举行,而且双方也是初次见面,没道理要秉烛夜谈。
第二日,作为东道主的张鲁摆开了宴席,邀请关平入席,带了一帮祭酒和大祭酒前来作陪。
当关平看见半仙赵达,坐在张鲁旁边面带笑容的时候,他的心突然就安心下来了。
这便是钉子的好处。
遇事不慌。
看来没出什么问题,是张鲁单纯的脑子发懵,想要搞些事情罢了。
估摸着也应该是临时起意。
关平端着酒樽笑了笑,他知道张鲁对于益州一直都是心心念念的。
现在难不成是想要谈进一步合作,谋划刘璋益州的事情?
张鲁上下打量了一下关平,见此子剑眉星目,长相英气,倒是入了自己的眼。
很好,不是个丑八怪的模样。
也不是寻常武人那般憨憨模样,或者是凶恶的长相,看上去就不是个好人。
看看关平,张鲁再看看自己麾下这帮武将,长相哪一个能比的上吾婿关平的!
果然是忠义之士的儿子,相貌上佳。
不仅不出格,还大大的超出了张鲁的想象。
第一印象不错,故而宴会上大家很快就熟络起来了。
可是让关平没等多久。
张鲁的话题就开始询问关平,他平日里的私生活如何!
比如具体一点,夫妻之间的夜生活怎么样?
双方之间是否契合之类的。
这一连问,问的关平心里发懵,难不成张鲁还想带着自己去大保健不成?
就算汉人颇为豪放,但关平也没听说过有人公然在宴会上问这些的。
毕竟他听说过,五斗米教高级身份的祭酒会利用手中的权利,帮助教中女子“治病”,运输阳气之类的。
张鲁也好这口?
谢谢你替我难过
还是五斗米教还有合欢房中术?
这番问题问的不止关平一个人纳闷,连带陪坐的人,也全都纳闷起来了。
主(师)公(君)他为何会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难不成他听说,关平那方面有些厉害,所以想要讨教讨教?
还是想要传授关平两手,毕竟张鲁育有十子十女,寻常人都没这么工整。
十个好,简直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上的。
全场只有一个明白人,那就是半仙赵达。
他一直都不曾主动言语。
待到酒喝的差不多了,他才起身,端着自己的酒杯往关平那里走去。
赵达坐在关平的席子上,他轻声道:
“关小将军不必谢我,张鲁他惦记上你自带的福气,想要把女儿嫁给你,招你为女婿。”
关平:???
“赵半仙,你怎么编排我的?”
关平给赵达倒酒小声嘀咕道:“张鲁怎么就想把女儿嫁给我,也忒奇怪了些?”
赵达则是很奇怪关平的反应,联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有什么可奇怪的!
自然有利则联。
你要是个种地上税的寻常百姓,他们这些世家大族哪会拿正眼看你!
你爹是名满天下的名将关云长,跟着大汉皇叔刘玄德,经过一代的努力,家世已经起来了。
再也不属于平民阶层,刘玄德的庶长子年岁颇小,想要联姻,那也得往后十几年呢。
就那么一眼望去,就知道三兄弟社团唯有关平的年龄适合联姻。
至于刘封,那根本就不在大家的考虑范围。
“你难不成还想让我编排你不好的?”
赵达不等关平回答便说道:
“我只是说了你能让士燮死而复生之事,又暗示了主公有天子气的事情。”
听到这里,关平便心下了然,看来张鲁他不仅仅是想要沾自己的“福泽”,更多是天子气的投机。
“大祭酒。”关平放下手中的酒壶,笑道:“我军开拔的黄道吉日就摆脱给你了。”
赵达挑挑眉,见关平又补充了一句,拖着婚事。
他明白过了。
拖。
就像他拖着张琪英拜他为师一样。
“还需一两年。”
“足够了。”
关平举杯跟赵达碰了一下。
双方不言而喻的笑了笑,无论是拖着婚事,还是拿下汉中,就一两年的时间差不多了。
待到放下酒樽,赵达笑呵呵的道:“你就不想见见张琪英?小姑娘有美色。”
“张琪英?”
关平挠了挠头,这姑娘不是被张鲁有心许配给马超。
因为杨氏与马超互有嫌隙,遭到了杨氏兄弟的反对。
后来又嫁给了曹老板的儿子,还有传言她根本就没有嫁。
也在汉中等地修道成仙,追随她曾祖父而去了。
“这个姑娘仙缘颇高。”关平笑了笑,眨了眨眼睛:“怕真不是我的良配。”
“当真?”
赵达十分惊喜关平的言语,他早就知道张琪英的仙缘比任何人都要厚。
“我胡说的。”关平不想在探讨这种事。
赵达却是暗自点头,看来收张琪英为徒,应该问题不大。
作为使者,马岱在一旁陪坐,其实他心中是有些着急的。
只是看在张鲁派出万人兵马相助的份上,才没有急忙催促。
冀城城坚,光靠大哥手底下的那些羌人士卒攻城,怕是徒劳无功。
若是让他们纵马追敌,那才是擅长做的事情。
关平见张鲁喝的微醺,站起身来拱手道:
“今日多谢张师君的款待,但是凉州战局危急,不敢在汉中久留,待到我们功成归来,再好好畅饮三天三夜。”
张鲁打了酒嗝,今日见了关平,也算是了却心头的疑问。
至于商议婚事,那与关平是商量不着的。
他张鲁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然会找刘备或者关羽去商量这种事。
张鲁站起身来,走上前拍着关平的手,苦口婆心的道:
“定国啊,遇到危险,不要带头冲锋,安全第一!”
张鲁生怕这些个忠义之士,脑子就是一根筋。
福泽如此深厚的人,可万万不能折损在战场上。
“多谢张师君的关心,我一定谨记。”关平对于张鲁突然的关心,倒是有了一丝明悟。
看样子自己对他而言是有价值的人。
反倒是一旁陪坐的杨松,见师君如此青睐关平,心想自己要不要降价?
不行,杨松当即想要给自己一个巴掌,就算师君青睐他,该加钱还得加钱。
挚爱亲朋都不行!
“一定要记住,安全第一呐!”张鲁万般不舍拍着关平的手道。
张鲁叹了口气,我就是舍不得,如此忠义之人离我远去,我心痛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