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oc3優秀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893章 南國展示-0t8oe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船进港后,秦琅便换了身青衫悄悄的从另一侧走了,并没有去见那些在码头等候的家臣、骑士们。
“大家等那么辛苦,三郎你可不地道啊。”张超带着一队精锐亲兵有些不情愿的也换了衣衫,秦琅似一个商行管事,他们则扮作商行护卫。
太平血
“说实在的,我都好几年没来过了,上次来时这里还只是个小渔村呢,当时匆匆做了番规划就返京了,上次路过镇南关也没空过来。”秦琅走在码头,四处打量着这座充满着活力的贸易港城,这也是自己的封地。
这几年,武安州这边也是一直有把封地的发展状况定期汇报,但那些终究是纸面上的,远不如亲眼所瞧见。
“太平城又不会跑,先见了大家回头再来看不也一样?”
“我迫不及待想看看这里的变化呢!”
太平城的变化确实很大,仅是这码头区就大的惊人,十里码头长区,全位于武安城的城墙外面。
几年没见,武安州的城墙也修的十分高大起来了,还特修了水门和运河联通码头,有专门的运河船只通航其上,井然有序。
那城墙巍峨,却是武安州的外城墙,采用的也是棱形多边多角的棱堡式的城墙,高大的城墙上那些狰狞外露的城墙边角,虽然不像方正的城池利于城内空间布局,但却拥有着无可比拟的交叉火力,完全无死角。
而在城外码头区,也能看到太平城内和城外,都还有许多高耸的石头堡垒,全是塔楼碉堡,不算特别大,可却居高临下,如同一个个巨人守护者,时刻的保护着武安州城。
“城中最高大的那栋塔楼应当就是钟鼓楼了吧,这城外码头边这座最大的,应当也还充当灯塔引航作用吧?”
“三郎说的没错,不过这些可不仅是钟鼓楼和灯塔,本身也是强大的守城防御,其上面配有许多弩炮,一旦发生战事,上面还能容纳许多弓弩手。”
以这个时代来说,太平城虽然在中原其实也不算什么,不过万把户人口,其实也就是中原一般大点县人口,可论起繁华热闹来,却是要强上不少,尤其是这城市的规划,再加上这狰狞的防御体系。
当然,在秦琅这个后世穿越者眼里,其实这倒有点像是个他曾经旅游时见过的几个影视城,甚至还远不如那么大。
有点像是个大点的旅游度假古村的感觉。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在后世动则几百万上千万人口的城市比比皆是,随便一个小县城那也是十万以上人口,有些大的村子都有几千户。高楼大厦更别说了,一个比一个盖的高。
这太平城这方面还真没法比,不过在大唐也差不多十年了,走南闯北的见识的多了,除了长安洛阳太原幽州扬州广州这些大都城,其实唐朝的城市很落后,尤其是刚从隋末战乱恢复过来的唐初时,就算是县城,往往也就那么一两千的常驻人口,城里很冷清。
太平城这种热闹的城市,还真只有这种海贸大兴的工商城市才有的。
秦琅有种逛影视古城的感觉,东逛逛西瞧瞧,他既会关心城市的街道坊市的规划,也会不时的到商铺街摊上买点东西,这个买一点那个买一点,其实买什么倒不重要,主要还是想看看这市场上的物价,以及商人们服务的水平。
买了一堆的小玩意,亲兵们人人提了一堆,结果引的街市上的商贩们还以为来了个大主顾,家家笑脸相迎热情无比,服务方面很周到热情,各种商货倒也都还不错。
不管是商家们说的外贸货还是内销货,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很结实耐用,用料十足,绝对不会有什么计划报废这种事情的。
当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手工品较多,各式各样的手工商品,从金银器到玉饰珠宝,再到竹编木雕,甚至诸如缝衣针、马蹄铁等基本上都有许多手工现打的。当然,也有一些有名的大字号商行,他们卖的货明显是大作坊批量生产的,针线布匹甚至是木器铁器等。
这些大商号的货物明显更标准化,也更精良,当然价格上也确实要高不少,但不少百姓也还挺认同这些牌子。
精明的商家们,也已经开始走差异化经营,大商号薄利多销标准化,抢占大部份市场,同时品牌信誉高,而小作坊呢,虽然制作上要粗糙些,但价格方面更实惠,甚至可以订制生产。
而本来在后世卖的应当很贵的一些手工商品如竹编之类的产品,在太平城里却卖的非常便宜,便宜到让秦琅惊讶。不过细细一想倒也明白,这些商品多是出自农民们空闲时的手工制作,就地取材,制作好后或卖给商人,或直接带来城里贩卖,他们基本上没把自己的人工钱和材料折算多少本钱,因此卖的便宜。
“感觉这里真的是什么都有的买,不比长安东西市商货少啊!”张超手里拿着几串烤鱿鱼,一边吃一边感叹着。
毕竟沿海,又是重要的海贸港,在秦琅的岭南全面发展海商贸易的引导下,佛山镇冶铁产业现在已经初现雏形,而鸿基煤矿也越发的生意兴隆,连带着广州交州等地的造船业也跟着火爆起来,盐、铁、糖还有粮食、棉花、陶瓷、珍珠、造船、织布等一个个产业的新起,都带动着一整条产业链的发展。
岭南又多金银铜铁,冶炼铸造和铸钱如今也是发展迅速,在朝廷的政策支持下,这里想不发展都难。
如今的岭南三广那可谡是振翅起飞,虽还没一飞冲天,可已经是甩开膀子在追赶江淮了,几十年里也许整个岭南还跟不上江淮之地,更比不上中原,但仅沿海的这些贸易大港,绝对能跟上江淮的城市。
等逛了一圈,直接回了都督府。
阿侬看到秦琅一身青衫,有些好气又好笑,“三郎可是把我们晾在码头上半天,这么大的太阳,晒的我们都快脱皮了,三郎倒有好兴趣去微服私访!”
秦琅掏出几样在街上买的新奇玩意,有首饰也有小吃,阿侬立马就笑了起来,那点不高兴也就尽去了。
“太平城发展的很快啊,超出我的意料,比我想象中还要好许多。”
阿侬拿着秦琅送她的珍珠项链在身上比划着,欣喜道,“那不还都是三郎之前留下的规划,我们也只是按照三郎的意思管理而已。”
太平城的商业很发达,主要还是得益于开放自由,阿侬和秦用等人管理武安州,并没有直接把商人管的太严格,而是仿长安东西市的惯例,虽也设立了市署,但另一方面,却又不再完全搞坊市,而是坊市搞大市场,另外住宅坊区和街道上也搞起临街商铺,并在街上规划起夜市和摆摊区。
对于商人们,也是让各行各业建立起行会,牵头大商家担任行会的会首、理事等,组成理事会,武安州府只是派个监事参与管理、监督,更多的日常事务等还是由行会自己处理。
府衙只管好这些大行商,通过各个商行管理一众商贩,层级清晰,责任明确,倒也是井井有条。
”我们武安州主要还是有几个支柱产业,咱们的糖业现在是全中中心,棉布也开始慢慢起来了,另外我们这里的造船、制盐、蜡烛、金银加工,也都发展的不错,此外我们的陶器瓷器也不错,再加上我们所处的位置,是南海海贸上的重要补给港,同时依托交州,也获得许多发展机会······”
秦琅摇着扇子,“我们现在还亏本吗?”
外人很难想象,武安州这么繁华热闹,秦琅这个武安都督,拥有武安州税赋的三分之一,结果却还年年往里面大把的砸钱进去,一砸就是数年,至今还没赢利过。
秦琅自己的投入再加上封臣们的投入,还有引入中原各大门阀世家贵戚富商们的投资,整个武安州这些年里,前前后后砸进来何止上亿贯。
这么大笔钱,真的就是一座长安城都早修起来了。
但武安州毕竟不只是一座死城,这里更有价值的还是如今越来越成熟的工商体系,是许多产业链的成熟。
如制糖业,如棉纺织业等。
这些东西前期投入极大,但后期的收益也会是惊人的。
反正秦琅也是比较淡定的主,舍的投钱敢投钱,年年往里砸钱,一年砸的比一年多,收益转手就又都复投进来,其它地方的收益,也大半都往里面砸进来了。
“今年我们的棉花种植面积增大了许多,因为我们提高了棉花收购价,又花重金组织工匠改良脱籽纺织等工艺,所以现在棉布产量大增。但我们今年也增加了数个纺织坊,增加了许多织机,并又招募了许多织女,为了弥补织女不足,还购买了大量的女奴,培训她们纺织技术······”
“另外我们的鲸油蜡烛厂也扩建了,跟着又扩充了捕鲸船队,新添了不少捕鲸船·····”
捕鲸、制盐、冶金、铸币、纺织、造船、制糖、陶瓷······武安州并不满足于只做点贸易补给或转口贸易的事,还在往制造加工这块迅速突进。
只是如此一来,钱也花的快。
“这么说还得继续投钱,依然见不到钱回头了,你现在替我管武安州的财计,就直说眼下还有多少资金缺口,我想办法补上!”
佛山有铁,鸿基有煤。
太平有糖和棉布、鲸油蜡烛。
“三郎,安南这边粮食充足,最不缺的就是粮食,粮价也便宜,而近年海上贸易里,丝绸茶叶瓷器三大紧销商品外,酒、纸也都是热销货,我想着,下一步我们应当在太平港兴建酒坊酿酒,毕竟我们秦家本身也是大唐有名的酒商,我们家的白酒更是独步天下,技术、人手我们都不缺,直接从中原的酒坊调人过来,在武安州便可兴建起一个大酒坊,到时直接出海外销,也可以抢占岭南的酒市场,何乐不为?”
“造纸业也可以着手部署了。”
秦琅听的倒是直点头,酒这玩意,确实也很受胡人海商们的欢迎,其实不止是胡人,岭南的南蛮们也一样喜欢酒。
虽说酒运输起来不太方便,但架不住这玩意利润高啊,胡商们整船整船的贩运酒,赚的盆满钵满的,就算风险高,也不惧。
秦家在中原有不少酒坊,其中白酒差不多是独家经营,但中原出口终究还是有些远,如果直接在武安州酿酒外销,绝对能减少许多成本,提升许多利润。重要的是,武安州是秦家的大本营,把酿酒业在这边弄起来,又能拉动武安州经济上涨许多。